办公室里何必太聪明

2009年05月14日 | 来源: 网络 | 查看: 2508次 |

 
  都24小时了,蜜果还收不回咧开的嘴角,她被北京最大的咨询公司录用了,做销售,仅底薪就是现在的两倍。昨晚,她居然从梦中笑醒——被自己陶醉的:她本来在一家小计算机公司做售后服务,给咨询公司投简历只当买彩票,居然,中彩了!

  面试那天,她遇到了艾晚绿,看着这个目光刺人的女人,蜜果就知道,她绝对是一只鹰,好斗、尖锐、暴戾。果然,艾晚绿连笑容都没有给她一个单刀直入:“你凭什么应聘我们这家知名公司。”蜜果心里一惊,说凭什么都不足以回应,自己既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又没有硬气的资历。被艾晚绿的目光灼得有些痛,蜜果想,这种女人面前,很多人都做绵羊,再做绵羊只能被她忽略,我要做狼,让她觉得我是对手。蜜果眉毛一扬:“虽然贵公司名声显赫,但阁下凭什么让我跟你干?”艾晚绿被激一时错愕,但很快神采飞扬地说:“我专治无能症,只要到我手下就会被调教得本领出众。”做个性状,蜜果的心中如屡薄冰,但她仍面不改色淡然道:“只要有伯乐,我就是千里马,我从小到大没有输过,不是没有阻碍,是我从不放弃。”艾晚绿听罢居高临下地一笑:“我的部门流动很大,每每试用期结束,有2/3的人不够资格留下来,你还放弃现在的工作吗?”蜜果虽然被这淘汰率震得浑身发麻,但她仍嘴硬道:“这正是我喜欢的挑战。”   扮狼成功,蜜果跳过了龙门,从那家工厂改造的写字楼改道市中心的写字楼上班。在这幢四季恒温26度的楼中,蜜果发现公司的女同事们冬天都薄丝袜、短呢裙子,她知道,这意味着自己抓住了做真正白领的机会。做女人的怎不明白,四季穿裙子是需要钞票的,抗衡春秋冬三季的凛冽之风,除了高尚温暖的办公室,还要出入私车或的士。蜜果暗暗发狠,要在这里生根发芽。

  既做秀,又做人,生根成功

  艾晚绿喜欢“狼文化”,老板拼命压,同事间暗自较劲,做艾晚绿的下属,真的进了高压锅。

  生根要土壤,蜜果本就转行,刚费劲挤进门来,连立足都未稳,更甭提在偌大的北京城找到对口的客户。她每天傻坐在位子上,看着同事们进进出出,或听他们打电话跟进定单,羞急交加,蜜果感到自己抱了个无比光滑的钱盒子,虽然知道里面有金子,就是从严丝合缝的外表找不出打开它的方法。有时蜜果放下身段去请教同事,他们则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吐钱盒子上的那道缝在哪儿。虽然当初在艾晚绿面前踌躇满志地说喜欢挑战,然而这班蜜果上得还是越来越没自尊。   在这温度高、人情冷的办公室,唯一让蜜果平衡的就是她精通计算机。无论艾晚绿又或其他同事计算机出了问题,只肖叫一声蜜果,她则立时将之搞定。着这手专长,连艾晚绿投给蜜果的眼光都不那么刺人了。   但一个月过去了,蜜果的业绩还瘫痪在起跑线上。如若再不另谋他法,两个月后她必将大败而退。蜜果想出奇招,她不愿轻易扔掉老天送来的钱盒子。

  第二天,艾晚绿的桌子上出现了蜜果的辞呈。试用期的底薪相当丰厚,走的人都是被辞的,艾晚绿做了3年,交辞呈的这是头一遭,她难免好奇,莫非蜜果找到了更高的去处?蜜果的回答更让她一惊:“你说你专治无能症,可我觉得在你这里学不到东西。做销售重要的是谈判技巧,可初来乍到的我连见客户的机会都没有,从何谈起发挥谈判本事。我觉得公司太没人情味,让我做汪洋中的一条孤船!”蜜果见艾晚绿的脸越来越黑,退身而出,到自己的台面上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稍许,艾晚绿走到面前,扔给蜜果两张名片:“他们都是有希望的客户,就看你谈判本领如何。”蜜果长舒一口气,做秀成功!这铤而走险的一步,是蜜果根据艾晚绿的乖张设计的:这等女人,自己强,就愈发看不上柔顺的人,蔑视其没个性,但对张扬之人人却有几分惺惺相惜,恐怕当年她也是这样过来的。蜜果今日的不羁正中了艾晚绿的情结。

  艾晚绿给的名片果然灵光,这两个客户本就有意,再加上蜜果的殷勤周到,定单签下来的并不吃力。而其中一客户对蜜果的兴趣不啻于她销售的项目,于是,只要不失身,蜜果也乐得与他眉来眼去。蜜果倒不是对那半大老头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他能把她带到“外企经理联谊会”等场合,令蜜果收回一大堆有效名片,而名片那一端的人无不一赏识到蜜果的芳容,随后收到蜜果甜丝丝的电话。

  试用期后是否能留下来,早就不是蜜果的担忧了。


  做人吃两头,只求发芽

  再说这艾晚绿,典型有才无德之人,坐上高位,既因她盖世才情,辅佐老板做大;又因她心狠手辣,挤掉一路走来的同仁。做她的下属,忍她的跋扈是少不了的。只是这跋扈越来越没限度,从用报纸往下属脸上摔,到拿下属做替罪羊。

  大老板当然晓得艾晚绿的秉性,虽惜才,却也想牵制一下她暴涨的脾气,于是派来个副经理王敏,一道主持大局。王敏一来,就受了艾晚绿的挤兑,譬如当着外人介绍王敏是她的助手,闹得外人总小觑王敏,有事不与她对话,以为她是艾晚绿的秘书。

  于是王敏向大老板抱怨艾晚绿的跋扈。大老板苦笑:“你说她跋扈,她说你无能,我无从判断你俩的是非,请证明给我看。”

  王敏虽也是执掌一方的能人,但为人平和,颇得下属好感。于是,暗暗联合下属联名反应艾晚绿的劣行。当她问到蜜果,蜜果沉吟半晌:“容我晚上考虑一下。”

  这晚,蜜果无眠,心理盘算着跷跷板两头的分量。如若不应,一旦王敏得势,自己必难受重用,再说这艾晚绿也确实无德;可这艾晚绿也绝非等闲之辈,那许多同僚都被她排挤,足见她能量不凡,再说她和老板君臣情深,根基深厚。辗转一宿,蜜果想出了万全之计。

  翌日,她在王敏组织的午餐会上愤慨而谈,大有势灭艾晚绿的派头。令得王敏和众多同事刮目相看,没料到平日寡言的蜜果竟如此刚烈,王敏更是遇了知音,当即与蜜果碰杯,誓言待艾晚绿走人,好处同仁共享。无形中,众位同事也都把王敏和蜜果当作了策反的首领,盼着她们把艾晚绿这座压人的山搬走。

  当晚,蜜果加班到很晚,直到办公室里只剩下艾晚绿与自己,见并无他人,钻到了艾晚绿的小办公室:“很多同事对你有意见,王敏组织他们向老板写联名信。”艾晚绿愕然,随即敏感应对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蜜果有些凄然:“只因你对我有知育之恩。”见蜜果言之凿凿,艾晚绿颔首。此后,两人谈至午夜。

  蜜果做了双重间谍,斡旋在艾晚绿和王敏中间。午间,在餐桌上,她是颠覆旧势力的斗士与王敏共勉;夜半,电话线这端,她是唯一的忠臣,守卫着艾晚绿的地位。蜜果在等,等着王敏与艾晚绿的战争有个结果,无论出局的是谁,她都功不可没。

  战势很快明朗,王敏在两周后辞职走人。那天,是蜜果帮她把东西搬到楼下。

  蜜果赢了,艾晚绿把她视若姐妹,出国培训,特别奖金这等光环都戴到了她头上,甚至还暗示,明年将提拔蜜果做部门的副经理。

  终于盼得发芽的蜜果,气势壮了,处处拿捏起副经理的派头,虽是同级,对同事却甚为刻薄,动辄指摘或挖苦。一个被艾晚绿欺压得辞职的同事临走,蜜果当众教导:“她是领导,她当然是对的,知道了吧,和领导作对没好处的。”此话出口,众人咋舌,却不解蜜果何时转了枪口。

  蜜果也知有两个同事对自己颇有微词,再掂量这两人业绩丝毫不比自己逊色,惟恐升职以后难服二人,于是不断在艾晚绿耳边吹风,两人如何对她报有敌意。艾晚绿哪容得不被下属尊重,找个借口,把他们开了。

  至此,人人都知道蜜果是艾晚绿的心腹,于是敬而远之。蜜果倒并不介意与同事的关系,她想,等明年任命正式下来,不由得你们不服。

  然而新年一过,传来的不是蜜果的任命,而是艾晚绿的噩耗,她死于车祸。一时间公司大乱,没人再顾及蜜果升职的事。蜜果想,待事态平静就好。

  失势新的部门经理许小姐来了,她原是公司另一部门的副经理,向来模样温婉。但艾晚绿原本要提拔蜜果做副经理的事大老板却似乎并不知晓。

  愤愤不平的蜜果想,趁许小姐还没熟悉部门业务,让她知道我是这里的大拿,得罪我可不是好玩的。看她一副柔顺的样子,也不能耐我何,如此一来,她恐怕会用副经理的职位来拉拢我。

  于是,每每许小姐发号师令,蜜果就举旗反对,告诉她过去不是这样的,这种方式行不通。许小姐从不发火,只笑眯眯地听着。蜜果很是得意,以为自己占了上峰。

  半年过去了,部门在许小姐的领导下业绩飚升,许小姐的位置坐稳了,也开始培养亲信,但不是蜜果。蜜果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直逼许小姐:“如果不是艾晚绿出事,我本该是部门副经理的。我想要更好的职位。”

  许小姐莞尔:“你、艾晚绿、王敏之间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与你合作,我没有安全感。对了,再告诉你,我有自己的做事方式,不需要你指点我你们过去怎么样。我希望你把我当领导尊重。”蜜果暴怒:“如果没有适当的职位,我辞职!”

  “你递辞呈,我会考虑签字的。”许小姐笑得优美。

  蜜果冲出她的办公室,想找人倾诉,然而一屋子的同事看她的眼光都是漠然。

  “告诉你们,明天我就不来了!”蜜果绝望地喊道。

搜索文章
!--finished ad--
热门外贸招聘岗位:
外贸经理 | 外贸业务 | 外贸跟单
外贸助理 | 外贸单证 | 货代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