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新型管理模式:从帝王式思想到仆人式老板

2009年06月03日 | 来源: 慧聪网 | 查看: 1946次 |

在几千年皇权历史的中华大地,有句口头禅异常流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上下三千年,几乎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潜伏着一个帝王的梦想。 

  什么样的梦想堆出什么样的土壤,什么样的土壤结出什么样的果实。上下三千年,我们看到真正的帝王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杀人如麻,血流千里。然而帝王般的威福却可以轻松模拟:改革开放三十年,大小公司如同大小王国一样风起云涌,大小老板怀揣帝王般的心态层出不穷。 

  什么是帝王般的心态?从企业内部管理来看,它表现为“我就是真理、标准和制度”的治理心态。这样的老板说话一言九鼎,不容他人置疑;行动威福自专,下属如同家臣;用人顺我者昌,逆我者扫地出门。 

  在市场上,当“帝王”与“帝王”狭路相逢时,“一山不容二虎”就成为必然逻辑。于是,一种逞凶斗狠的“狼文化”,不可避免地登上了中国商业版图。 

  ——崇拜“狼图腾”的创业者们坚忍无情、你死我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制定“狼目标”的公司们没有是非的律,只有攫取的心,于是面对被自己污染的环境置之不顾,销售假烟假酒毒大米毒奶粉也在所不惜,企业变成了血汗工厂也泰然自若; 

  ——构建“狼帝国”的企业家们心中短缺公义和怜悯,他们崇尚只要能够成就自己的“帝王霸业”,老板何妨“对别人狠一点”?! 

  风雨三十年,这样的企业不仅污染了环境,污染了人心,污染了三十年商业历史,也让中国产品变成了国际上丑闻不断的产品,中国企业变成了三五年危如累卵的企业,中国商人变成了桌子底下交易的群体。 

  在这个可持续发展、和谐社会成为普世共识的今天,山西黑煤窑事件、太湖被重度污染事件等,都让人不得不深思,不得不忧虑。它们让我们看到,帝王思想和“狼文化”,只是一剂企业虚假繁荣的致命毒药,而绝非百年基业的康庄大道。 

  我们该何去何从? 
中国企业家的精神母乳 

  帝王思想是中国企业家的精神母乳,而市场经济的发展带来的自由平等的人文精神,则是最好的消解剂。 

  中国有近三千年的专制史,社会上层是君主专制,基层是“家族本位”。在这种传统文化中长大的每个人,头脑里或多或少都会有帝王思想的“基因”,企业家也不例外。 

  我们可以发现,多数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商业帝国梦,一开始不是从什么杰克·韦尔奇、沃伦·巴菲特或者比尔·盖茨那里得到启发的,他们更多是从中国帝王政治的文化遗产中传承过来的。 

  中国人历来就不缺乏当国王、当皇帝的欲望。现代市场经济社会恰好提供了一个让每个人都可以寻找这种感觉的可能:这就是做企业,在企业内部可以找到一种绝对权力的感觉。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是在否定皇权绝对统治、思想解放的条件下发展起来的。而中国的市场经济很奇怪,在一批人追求帝王思想这样一种特殊的思潮演进中,获得了一种原动力。 

  中国特色市场经济起步时,制度选择是被动的,改革自上而下进行,即使所有制和分配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社会观念的变化仍然滞后。这种观念不变的结果,企业家自然就成了自己企业内部的皇帝。 

  古代帝王之术首先就是一种御人之术,用今天的话说是一种组织方式。这也是企业家热衷于帝王思想的重要背景: 

  第一,产权相似。新兴企业在创业和起步阶段,绝大多数是私人企业、家族企业的形式。从产权结构上看,它们与古代王权专制国家的“家天下”是一样的。 

  第二,成本较低。正如学者郭梓林分析的那样,“从本土文化中获取思想的成本比较低,不要读MBA,不要花钱,你可以很容易从小说、评书、历史故事中学到。按照经济学的观点,一种组织的结构建立和相关制度的安排,如果能够从传承获得就比较便宜;而引进一个新的制度,成本往往比较高。”
当然新兴企业发展壮大到一定阶段,这样的组织方式已经成为拦阻企业未来发展的瓶颈。 

  不过,帝王思想的这两个生长基础将逐渐被市场经济的发展消解,一点一点被市场精神取代,市场精神也终将成为中国企业家新的精神母乳。 

  从产权方面看,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在改变单一股权结构,走向公共化。据调查,有90%以上的企业重大事项决策权集中在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产权结构的变化,会改变企业家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使他们更加认同市场精神,根据市场规律办事。 

  从成本方面看,以人为本的精神、市场经济的观念越来越深入社会大众的意识,使专制和权术的成本越来越高。更多受过西方教育的职业经理人的加入,中国企业出色的学习能力,会使西式管理的成本越来越低。这也将促使中国企业家更倾向于选择西式管理、市场精神。 

  此外,随着时间推移,目前绝大多数第一代当家的企业都将面临接班人问题,而这恰恰是帝王体制的弱项。相对而言,建立在市场和民主基础上的西方现代体制更能平稳接班。 

  以上几个方面,都会迫使中国企业家断掉帝王思想的精神母乳,选择市场精神。从欧美的发展历史来看,市场经济的发展带来了自由平等的人文精神,而自由平等又会激发人的创新和冒险精神,造就企业家精神,最终推动经济发展——这是帝王思想最好的消解剂。中国市场经济和社会观念的演变,也一定会合乎这个趋势。 
 帝王式管理的五大劣根性

 帝王思想盛行,在企业内部的管理上,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诸多弊端。 

  之一 朕即天下 

  路易十四说:朕即天下。也许成为皇帝一样的人是每个人的本能欲望。很多中国公司的确是这样,老板的话不仅不能被抵触,甚至被当成企业的“圣旨”和教条。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这种环境下,老板经常会认为,员工的所得是出自于他的赏赐,从而漠视员工的劳动价值。甚至老板个人的喜好和厌恶,决定了一个员工在公司的命运。 

  之二 第三只眼 

  很多老板的梦想是变成二郎神,睁开第三只眼睛,别人看不到的他都能看到。在公司内部,老板最想知道的莫过于下属在背后议论什么,为了能达到这个目的,老板必须打造自己的“第三只眼”。 

  在很多公司,耳目们的势力是绝对不可小视的,而且各级领导都会有自己的耳目。这是由于领导和下属之间的互相不信任造成的。大多数下属形成了“会上不说会下乱说,当面拍胸脯背后挖祖坟”的做事风格,这种信息沟通的不顺畅,让老板决策往往有偏差。 

  之三 制度是条狗 

  现代社会的人都喜欢养狗,因为人靠不住,只有狗对自己忠实。很多老板也很喜欢把身边的东西照着狗的标准来打扮,其中也包括自己制定的公司制度。在他看来,制度是条狗,只会咬别人,不会咬自己。 

  不管是什么人都有在制度之上横冲直撞的欲望。很多老板看到公司制度腐败,也经常会想到改善监督机制,或更严格地执行制度,但从没有想到自己也是公司中的一员,作为公司的一员也应该遵守公司的制度。 

  之四 第22条军规 

  在很多公司文化中,都隐藏着这样的意思,员工“生是公司的人死是公司的鬼”。或者如同那第22条军规:“你要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而你还能意识到自己,那说明你还没有全身心地投入。” 

  员工的私人空间经常因为老板的一句话而显得无足轻重,经常性的无偿加班会被老板认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中国企业过于推崇“牺牲型价值观”,强调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对立,是帝王思想“忠孝不能两全”的余毒。
之五 诸侯割据 

  人人都想当“头儿”,“不肯久居人下”是古代中国对有作为的人的赞美,这么富有英雄主义的话激励了无数英雄或者土匪揭竿而起。在公司里,不少人的理想也是这样,干多少年以后有了经验和资源就自己拉出一摊来干,或者干脆把自己所在的部门控制起来,让总公司针扎不透水泼不进。 

  公司诸侯割据产生的原因是很复杂的。有的是在公司初始阶段,谁能弄到项目,谁就能挑起一摊事,因项目而割据;有的是在各地搞分公司形成自己的势力而割据;有的是因为掌握公司某种重要资源而割据。  
“内圣外狼”让中国老板走向歧路 
在企业外,当两个都有着帝王意识的老板相遇时,“内圣外王”就成了“内圣外狼”。这对中国的商业,毫无疑问,是种灾难。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内圣外王”是种普遍的追求,它说的是一个人首先要修身养性,然后就可以在社会上顶天立地,甚至称雄称王了。不过,我们发现,当两个都有着帝王意识的老板在商场上相遇时,“内圣外王”却成了“内圣外狼”。 

  狼是无数个童话和寓言里邪恶、狡诈、残忍的化身,当下却受到了如英雄和明星般的追捧,大有形成一种文化之势。 

  服装里有狼,歌声里有狼,影视剧中、广告中有狼……狼成了一些渴望成功者的榜样。还有人把它当作图腾来崇拜,出言必称狼,把自己比作狼,称自己的团队是狼的队伍,做事要像狼,仿佛就恨自己没有长出狼皮,生出獠牙来了。 

  在《狼图腾》之后,随之而来的《狼道》、《狼魂》、《酷狼》,我们身边狼崇拜的怪圈已经形成,最后更有一本“奇书”横空出世《像狼一样思考》。中国似乎是“豺狼当道”了。 

  最早是把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比作凶猛的狼,后来本土企业家为了表明自己的战斗性,把自己也比作狼,宣称与狼共舞。这本是比喻企业间的竞争关系,但是一些本土企业家却真的变成了狼,反而是那些被称作狼的跨国公司从来不把自己比作狼。 

  在自然界,动物能够适应环境,顽强地生存下来,都会有一些自己的生存之道。狡兔三窟且善于奔跑,蚂蚁虽小,但无比团结,大象力大不说,智商也不低,鸟能飞翔,鱼会游泳……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独特的求生本领,而为什么别的动物没有狼这样炙手可热呢? 

  狼性之所以受推崇,就是它能与现代人自私和急功近利的心态相吻合,每个人都想成为以自我为中心、发号施令的帝王。 

  狼的本性是什么?是自私、贪婪,看到猎物就穷追不舍,见到食物就会无情地掠夺,有时连自己的同类都不会放过。 

  这种狼性在社会中也是常见的,甚至是现在某些人的真实写照。这些人把自己变得狼性十足,在短期达到了一些目的,获得了所谓的成功,于是便引来无数追随和崇拜,狼文化便更大行其道。老实就是无能,笑贫不笑娼,在越来越现实的人们眼里,把达到目的列为第一,而采取什么手段似乎无关紧要。 

  “狼企业”众生相 

  中国企业界从来是不缺狼的。 

  以狼自居的企业家,把商业竞争对手当成是战场上的敌人,他们为了打击对手,可以采用非商业手段,甚至不惜铤而走险,违法犯罪。那些与黑社会沆瀣一气的企业无不是标准的活狼。 

  以狼自居的企业家,为了利益可以用假冒伪劣产品,加以华丽的包装来蒙骗消费者;他们口口声声“顾客是上帝”,而当顾客消费后他们马上把顾客当成乞丐,对顾客的正当要求全没了当初的热情,要么一口回绝,要么故意拖延,甚至殴打谩骂。 

  以狼自居的企业家,对对手残酷打击,对消费者百般蒙骗,对合作者拼命压榨。他们不仅拼命压低供应商价格,甚至以各种借口拖延、抵赖货款。
他们对待自己的员工就像对待奴隶一样残酷、低微的工资、一天15个小时的工作、永远没有休息日、克扣拖欠甚至拒付工资。在一些地方,甚至还出现了“包身工”的悲惨事件。 

  在狼的团队中是没有老弱病残的,因为当狼群中一旦出现了这样的同类,其它的狼会冲上去把它撕碎,分而食之。当工人出现工伤事故时,以狼自居的企业家就会一脚把他踢出工厂。 

  以狼自居的企业家,坚信自己的博弈能力,他们和政府博弈,偷逃税款,污染环境。 

  狼文化为这些“狼们”提供了思想武器,使他们身上的狼血流得更快,让他们的狼牙磨得更加锋利。狼文化为他们提供了可以将自己的狼性合理化的机会,使狼们不必为自己的凶残遮遮掩掩,反而凭借自己够凶够狠,带着成功者的光环登堂入室,成为人们膜拜的英雄。这时的狼们用嘴唇包住了锋利的牙齿,做出了一份成功者的怪异微笑。 

  然而,这微笑是恐怖的。 

  举目而望,但凡真正能够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人哪个是出言必称狼的?相反都是非常人性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东方或是西方,不管晋商乔致庸还是刘永好,李嘉诚或是比尔·盖茨,无不是尊重人的生命与价值,为他人提供了优良的产品和服务,推动了社会发展,在积极造福社会的同时,也造就了个人事业的辉煌。那些崇尚狼文化的企业是不可能成为世界级企业的,因为这个世界,不是狼可以发飙的沙滩荒漠!  
 从帝王式老板到仆人式老板 
在大自然、社会和财富面前,我们心中有的不应该是帝王般的狂躁,而应是一种谦卑平和、感恩奉献的仆人式心态。只有这样的老板和企业,对社会和他人,对团队与公司才是一种祝福。 

  一种仆人式的财富观 

  帝王思想和“狼文化”,只是一剂企业虚假繁荣的致命毒药,而绝非百年基业的康庄大道。那么,我们该何去何从? 

  从帝王式老板到仆人式老板,是时代的必然选择。 

  从一定角度讲,现代市场经济本来就是一种“仆人经济”。 

  财富总是让人向往,但是你要想拥有它,就必须想方设法为别人服务,在满足别人的需要、充当他人“仆人”的过程中,获得收入和利润。只有持续地服务客户,业务才会源源不断,公司才能生生不息,发展壮大。 

  做企业,赚钱是老板的职责,不盈利企业就不能再发展。但是盈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最终还是为了人。小企业赚钱是为了老板个人,企业大了便是为了员工和社会上更多的人。 

  因而,老板如果没有仆人心态,公司就失去了发展的动力源。老板个人致富后如果没有使命感,企业不可能有大发展,不可能做百年大企业。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大企业家境界都很高,如福特、洛克菲勒、巴菲特等都是思想家,他们对人、对社会、对商业终极目的的认知都非常深刻,明白老板的工作就是辛苦自己为大家,是通过一种商业行为创造财富来为他人服务,而且一生中没有比做“社会的仆人”更快乐的事情了。 

  西方许多企业家笃信,上帝才是所有企业和财富的“董事长”,而自己只是“财富的托管人”,是造物主的仆人,必须恪尽职守地把钱管理好,保证每一分钱的增值,利用它们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 

  也正是对这种观念深信不疑,西方很多企业才有了超越金钱和权势的崇高追求,并在这种崇高追求中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跨国公司竞争力》课题组在研究世界500强时发现:他们树立的企业核心理念几乎很少与商业利润有关: 

  摩托罗拉:保守高尚的道德,对人永远尊重。 

  福特:让每一个人都用得起汽车。 

  IBM:尊重个人,全方位追求卓越。 

  而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之妻海伦·沃尔顿则是这么看待他们夫妻的事业的:“我们不要向生活索取什么,而应该为我们所生活的社区作出贡献,同时传播好的事物。” 

  毫无疑问,这些仆人式的企业家,对这个社会是种莫大的祝福。
帝王式领导的解构样本 
从帝王式老板向仆人式老板的转变,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如何破解树大根深的帝王式管理方式。IBM现任CEO彭明盛显然是个中高手。 

  当彭明盛接替郭士纳成为IBM首席执行官时,许多人认为他不会改变郭士纳的“遗产”,因为他简直可以说是“从郭士纳的干细胞克隆出来的”。 

  此前,郭士纳在IBM拥有帝王般的权威。董事会一直在郭士纳身上不惜重金,保证他的薪水与美国企业界的其他大腕们处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对这种帝王式的管理,彭明盛却认为,前辈们所缺乏的是一种平易近人的特性。“任何一个大组织的创造力不是来自于某一个人,哪个明星CEO,而是源于行动一线——或实验室,或研发基地,或客户地点,或生产前线。” 

  上任后不久,彭明盛在公司董事会上抛出重磅炸弹,他要求大幅度削减自己的2003年度奖金,提升公司20多位中高层经理人员的待遇,总额达到500万美元。彭明盛强调团队合作,就应该身体力行,而奖金分配是一个重要环节,他不赞同董事会把奖金集中给首席执行官的一贯做法。 

  而在一封给公司300多名高级经理人员的电子邮件中,他宣布改革公司管理机构,解散已有92年历史的由12人组成的执行管理委员会。他亲自率领此前早已组建到位的三支团队——这些人来自IBM的各处,他们能提供最绝妙的想法。而那个老朽的董事会,照旧开着它的月度会议,只是脚步慢了下来。 

  彭明盛以一种前辈们缺少的平易近人的方式领导着IBM。他不再像前任那样只与高层领导进行决策讨论,而是“越层”询问最熟悉业务的经理人员和工程师。他认为,原有的管理结构使许多创见被埋没。他说:“任何大机构的创造性都不是来自首席执行官个人,而是来自公司的具体运营部门,或是研发部门,或是制造部门。” 

  减少CEO薪水、简化管理结构、提倡团队精神,这些看起来过时的管理办法,却让彭明盛瓦解了主导IBM过去历史的帝王式管理结构。 

  在这个样本中,我们没有看到什么奇招、怪招,更没有百试百灵的灵丹妙药。在这些“平淡无奇”的招数背后,彭明盛认定目标后一往无前的决绝行动力,才是得以解构帝王式领导的关键所在。 

  其实,坐而论道式的空谈只会“误企”,勇往直前的行动才能“兴企”。  
仆人式领导,一场管理革命

 作为仆人式领导,首先要有天生意愿服侍他人的心,服侍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通过有意识的选择,促使一个人渴望去领导别人。
  
  仆人式老板,不仅是一种商业观和财富观,还是一种管理思想和领导风格。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尔曼·黑塞在《东方之旅》一书中讲述了一个令人深思的故事。 

  有一群人前往东方进行一次探险,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很有主见,并愿意充当领导的角色。服务于他们的是一位叫李奥的仆人,他负责为所有人提供生活服务。他的乐观主义和他的歌声总是陪伴着他们,鼓舞着他们。有李奥的陪伴,这一次探险旅行似乎成了一次美妙的观光旅游,一切都出乎意料的顺利。 

  但是有一天,李奥突然消失不见了。这群人立刻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所有人都试图说服别人听从他的建议,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别人的信任。最后,整个探险活动被迫停止下来。人们忽然发现:原来失去了仆人李奥,他们就失去了领导。 

  这个简单的故事后来引发了一场管理学的革命。1970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CEO罗伯特·格林利夫受到这个故事的启发,写出了《仆人式领导》一书,在该书中,他提出了仆人式领导的概念,揭示了关于领导的一个真正的本质:
“领导的基础不是权力,而是权威,权威是建立在爱、服务和牺牲基础上的。” 

  格林利夫认为,“作为仆人式领导,首先要有天生愿意服侍他人的心,服侍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通过有意识的选择,促使一个人渴望去领导别人。他的与众不同之处就表现在这位做仆人的对别人的关心上,即确保别人最迫切的需要得到优先满足。” 

  当一个领导人愿意像仆人般服侍他的下属时,并决心满足其心理的基本需求如爱、自尊及自我实现,与他们建立关爱、尊重、信任、接纳的关系,就能获得领导人的威信及影响力,还能以此激励他们发挥个人最大的潜能,全心投入心力、才能及创造力,为达成共同目标奋战不懈。 

  格林利夫认为,“仆人式领导”有如下十大特征: 

  一、倾听。仆人式领导努力寻求团队的意愿,并帮助这些意愿清晰化。倾听是聆听每个人内在的声音,尽力明白一个人身、心、灵的流露。倾听,并加以定期反思,这对仆人式领导是不可或缺的。 

  二、感同身受。仆人式领导力求理解别人并且体会别人的心意。每个人都需要别人接纳自己并且认知自己心灵的独特性。 

  三、疗伤。学会疗伤是使整个群体和谐同一的有力武器。仆人式领导者要擅长为自己和他人疗伤。很多人都藏着一颗破碎的心灵,受过这样那样的伤害,仆人式领导需要帮助周围的人成为身、心、灵健康的人。 

  四、省察。省察可以使人高屋建瓴,从一个统一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和形势,并帮助人们理解有关道德和价值观的问题。 

  五、说服。仆人式领导努力寻求让别人信服,而不是胁迫别人服从,也不用职务上的权威在组织内推动决策。 

  六、抽象化。仆人式领导应努力培养自己“梦想宏伟”的能力,能够从抽象化的角度来透视问题,其思考必须超越日常的现实生活和短期目标。 

  七、预见力。预见力是仆人式领导与生俱来的特征,能够让他汲取过去的经验教训,了解当前现实,明白决策可能带来的结果。 

  八、管家。企业的领导者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受托为更大的社会利益管理企业。仆人式领导需要像管家一样,把服务他人的需要作为首要的和最重要的承诺。 

  九、致力于员工成长。仆人式领导应该积极帮助企业里每个人的成长,不仅是员工的职业成长,还包括其个人成长、心灵成长。 

  十、建设社区。通过仆人式领导者个人对具体社区的奉献,带动大家重建社区。  

21世纪的新管理模式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仆人式领导在西方国家已经呈现出根深叶茂的景象。大量企业和机构已经摒弃了等级森严的决策和管理方式,取而代之的是仆人式领导方式,倡导以群体为导向的分析和决策方法,同时也强调说服的力量,寻求达成共识,结束古老的自上而下式的金字塔领导方式。 

  仆人式领导坚持把对员工和社区建立积极影响作为企业的首要目的,而不是把赢利作为唯一的动机。很多大企业的CEO也采用仆人式领导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越来越多的企业把仆人式领导纳入企业理念或作为其使命宣言的基础。 

  星巴克就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例子。 

  其创始人舒尔茨·霍华德说:“我们必须用真心来领导,必须深深懂得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利润,不是销售额,也不是连锁店数量,而是热情、责任、以及对众人的爱。” 

  在星巴克,每个管理者必须学会真心地帮助和服务下属,进而让顾客得到他们期望的梦幻服务和体验。舒尔茨认为,仆人式领导对星巴克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它和公司的文化形成了共鸣,并且和公司的使命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
在舒尔茨看来,当客人来到星巴克,排队等咖啡时,其实他们要的并非咖啡,而是独特的“星巴克体验”。而仆人式管理对创造“星巴克体验”非常有用。 

  星巴克有个信条,那就是只有伙伴(星巴克一直坚持把员工称为伙伴)的满意才能带来顾客的满意,进而带来顾客的忠诚。在星巴克做的一个调查中,82%的伙伴对自己的工作满意或者非常满意。员工的满意不仅推动了星巴克的快速发展,而且成为当年美国最受尊重的10家公司之一。 

  全球最大最快的快递公司联邦快递(UPS)也是崇尚仆人式领导的企业,它有一个著名公式:P-S-P,即员工(People)-服务(Service)-利润(Profit)。它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关心员工,他们就能为客人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而满意度高的客户能带给我们更多的业务,从而带来效益。效益再分享给我们的员工,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联邦快递仆人式领导还表现在以下方面: 

  1、员工被UPS定位成公司的资产,投资就可以升值。 

  2、公司员工每年都要给部门经理打分,以此作为该领导能否获得晋升的重要参考。 

  此外,沃尔玛、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等众多公司都是仆人式领导的典范。 

  在西方,仆人式领导被认为是21世纪领导的新模式。其原因是,随着我们生活的时代正从工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指望老板和管理者“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管理模式已经不合时宜,企业的发展必须依靠集体的努力和智慧,而管理者要做的,就是帮助下属施展才华。也就是说,只有管理者帮助其下属成功,他自己才能成功。 

  要想成为仆人式领导,首先要建立这种观念,那就是:“我”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只有“你们”的力量才是无穷的,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你们”发挥力量。 

  “我”模式的管理已经是明日黄花,只有“你们”模式的管理,才能取得明天的成功。 

  与那些习惯于身先士卒,带着大家冲锋陷阵,“站在前面进行领导”的管理者不同,仆人式领导是“站在后面进行领导”的。只有站在后面,领导者才不会挡路,让员工自由发挥才能和力量,让他们“做最好的自己”。 

  这听起来是不是太玄、太脱离实际了?其实,美国微软公司和谷歌公司的成功就是这种思想的结果。 

  曾有人问比尔·盖茨,微软的成功之道是什么,他回答:“让自己身边全是聪明人,然后就知趣地让开路,让他们去表演。”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布林和佩奇,也成功运用了这种管理模式,于是那些才华横溢的工程师开发出谷歌地图、谷歌视频、谷歌网页加速器等一系列划时代的产品,推动公司飞速发展。 

  最后,让我们记住格林利夫的领导信条——“要建设一个好的社会,就是要建立仆人领导的机制,让最像仆人的人作领袖。领导的工作交由真正的仆人去作。成为领袖不是因为拥有某种权力,而是看其可为其他人做出多少贡献。” 

  “小额贷款公司”对浙江民营资本的意义在于,提供了培育“民间银行”的土壤。

搜索文章
!--finished ad--
热门外贸招聘岗位:
外贸经理 | 外贸业务 | 外贸跟单
外贸助理 | 外贸单证 | 货代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