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生的外贸之路也精彩

2009年02月11日 | 来源: 福步外贸论坛炙热的冰冷 | 关键字: 基石 沉淀 | 查看: 3367次 |

 原文出处:http://bbs.fobshanghai.com/viewthread.php?tid=1581641&page=1&authorid=239228


今天实在是没控制住,当然不是抽了,只是看了那么多XDJM分享在做外贸时一路起来的经历,我也有了这种冲动,想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尽管俺的文笔欠佳。算是激励自己,也算是和大家分享—没有学历优势、英语等级证书又没有的我怎样开始我的外贸旅程的。

毕业篇
2005年5月份,俺被学校列为优秀毕业生提前分配到了宁波象山的一家台资企业,毕业证待发。所谓分配,就是你交了就业费,学校就会像人口贩子一样有专人把你输送到与学校合作的公司中去。
当时的俺: 毕业证--无!
              英语等级证--无
         计算机等级证--无
因为在我们学校啥也考不了,而且我们的大专也是先参加完成人高考再读的.

俺那个时候心情是相当激动啊,一,我可是优秀毕业生啊,荣耀啊;二,俺也工作啦,可以不用再伸手向家里要钱啦;三,人生又进入了新的起点啦,俺滴梦想又升级了,从小时候梦想考入一所名牌大学(当然,因为太多太多原因没实现),现在可以UPDATE了,偶要为之前那十几年的学业进行诠释啦。
现在想想当时对未来的憧憬真是有种莫名的感觉。

我们一批毕业生一共13人,向学校交了就业安置费后,统一到学校集体出发。打起背包,带上行李(恨不得把家搬来了),挥泪告别了三年同窗的同学与辅导员老师(虽然读书的时候总是觉得学校种种的不好,可是离别的那一刻,所有的所有都定格在了那份纯真的友谊上),怀揣着梦想,我们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工作篇---台资企业
这是一家在大陆设立的台湾工厂,总部在台中,另外在深圳也有工厂。在宁波有很多这种台湾公司,比如说比较硬的台塑关系企业,就在宁波的北仑区,宁波的主要港口就在北仑港么。

我们一行人到了公司以后,由领队老师带着去接见公司的领导,由他们来安排我们的职位。就像皇上要选妃子,把全国搜罗来的美女叫过来,各展才艺与魅力,看你是该是当贵妃呢还是只能当个宫女。可能这样比喻有点夸张,但是真的差不多,只是我们要自己展示自己在学校所学的而已。
我们被领到了一间较大的会议室,为什么说较大呢,因为还有更大的。哇,真是豪华啊,会议室就好几个,而且装修的都不错,看上去蛮奢侈,现在想来,自己当时也挺农民的,哈哈,有点像农民进城一样,到处LOOK,LOOK,没办法,谁叫俺是新来滴尼~
坐下来后,公司的领导叫我们每个人作下自我介绍,我呢,还真有点小紧张,毕竟第一次参加面试啊,要严重认真滴对待。不停地在大脑中枢找词汇,找一些能给自己加份的美句,结果过于紧张,没怎么注意听别人介绍的时候就轮到我了,好在我之前有所准备,镇定了之后赶紧滔滔不绝地介绍了一番,看着对面的领导笑眯眯地看着我直点头,我窃喜,对我表示肯定? 后来才知道,这个领导—台湾人,是全公司最色的一个男人,他对谁都笑眯眯,那是因为他长了一双色眯眯的眼睛……
我在学校所学的专业是外贸英语,所以,理所当然的想找个对口的职位,最后领导们要我用英语简单的来个介绍,我于是乎,白乎了一番,其中有的地方真是可以用语无伦次来形容了。
但是,出乎俺滴意料的是老师和领导们对我的点评出奇滴好(当然,老师肯定事先会和领导沟通的,毕竟咱也是当年的学院干部不是)。
管他类,反正有好评总比没有强。通过一番激烈地表现与评定,最后有两个部门争着要俺,俺当时好高兴喔,想俺也是香饽饽啦哈哈……
可是一了解才知道,有一个部门是品管,说是经常加班还要经常到生产线上,GOSH,俺不要去啊,幸好,外销部的那位阿姐,也就是后来我的主管比较强悍,坚决要我到外销部,品管部的大姐没办法只能忍痛割爱啦(请允许俺自恋下哈哈)。

就这样,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就从做外贸开始了……
工作职位分配好后,我们还不能直接到各自的部门去就位,领导说,要先到车间实习。我很乖啊,一切服从听指挥嘛。
那就去呗,锻炼俺滴吃苦耐劳精神。LET‘S GO! 可是到了车间还真有点惧了。

这家公司主要产品是塑胶文具,100%出口,而且客户也都是一些像Wal-Mart这种大的采购商,都是欧美大客户。而且公司有专门的研发部来开发新产品,每年都要参加广交会。主要的产品原料是PVC材料,PVC英文全称是Polyvinyl Chloride,就是把这种PVC颗粒放入机器中与其他辅料混合在一起,压缩出塑胶板片或是塑料膜后,再与外购来的材料生产成品。

在公司安顿下来后,第二天就被领导带去了车间,真是壮观啊,一楼是生产板片的车间,机器都是超高温的大型机器;二楼是加工车间,一楼生产完的板片送到二楼来加工,这里的工人以女孩子居多,有针车组,钉扣组,还有一堆什么组,台湾人什么都分得特清楚,有很多俺已经记不起来了。三楼呢,是仓库,不说也知道了,肯定是存放生产完的产品的地方了,当然还有另外一半是放外购回来的材料的,以及办公用品啊什么的都在这里;四楼是打样组,也就是研发部门,后来我的工作就经常和这里联系起来了,四楼的另一部分是几间会议室,是供员工学习和验货用的地方。最后说说五楼,公司有几个台湾领导,肯定要有住的地方啊,那就是这了,他(她)们以及总部过来的大领导都是住这里的。不曾去过,也不晓得是什么样子。

啰嗦一堆了,回到正题,我们最后是被分到了加工车间,也就是在二楼,和生产线上的人一起做手工活,美其名曰从基础做起,天晓得啊,难道是传说中的骗子?实际上我们就这样沦落成车间工人了? 可是已经入了虎穴了,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生产线

到车间上班的第一天也是5月份的最后一天, 在北方这个时候还是很凉快的,可是宁波就不是了,已经蛮炎热的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而且我们在车间里,人很多,虽然有吊扇在吹,还是闷热闷热的。我们要做的是和生产工人一样,把那些文件袋啊,文件夹啊,相册啊什么的包装起来,或是贴彩贴,事情比较多,工作内容相当之丰富。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这群人进去做,所有的工人都像看见了ET一样看着我们,还不时地问我们是大学生吗?
当时的感觉很奇怪,尤其是当我看到他们的目光的时候,那是羡慕?崇拜?还是不屑?实际上我自己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定义为什么大学生,因为学校那三年真的让我不敢恭维,与其他大学来说,那简直就是幼稚园。以后我会慢慢地介绍一下我们的学校是个怎样的模式。
很快就到中午了,车间里的一个干部问我们累不累,我们笑笑说:不累! 接着就是去吃饭了,公司的食堂很大的,因为公司有1000多个员工,我们跟着干部一起去排队,他说吃完饭后马上要到车间继续,OH, MY GOD,“没有休息时间吗?”我白痴地问了一下。
“喔是这样的,现在赶着出货,没办法连办公室里的文员甚至各个部门主管也要到生产线上来加班”他很平常地说。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才慢慢了解到,生产线上的工人很多都是未满16周岁的童工,而且,他们经常要连续上12个小时以上的班。有些女孩子都是在机器上工作的,有种叫超音波的机器((又称超声波)是熔接热塑性塑料制品的高科技技术,各种塑胶件均可使用超声波熔接处理,而不需添加粘接剂或其它辅助品),是用来把板片压牢的,如果经常在透支状态下工作很容易不小心把手指太断。后来我亲眼看到过一个女孩子手指被超声波机压掉的情景,她哭着握住不停止流血的手,跑去找班组长,随后被送到了医院……
这是题外话了,但是每每想起那些画面,都很难受,想想自己因为天气热就受不了,觉得吃这点小苦都叫天大的委屈,可是再想想那些每天奔波在生产线上的人们,那些还处在花季、雨季般的年龄的男孩女孩们,自己又是那么的惭愧。
好了,接回上面。中午吃过饭,我们一伙人又赶紧回到加工车间继续做工。慢慢地我们和周围的工人都熟悉起来,就边聊天边干活,这样就不会总觉得热,或是累了。快到晚上的时候,办公室里来人了,一个漂亮滴小MM,声音细细地告诉我们,明天干完可能我们就可以转正了,调回办公室。OH YEAH,好高兴喔~
但是高兴之余我又不禁想,不是叫我们从基层做起吗?怎么做了还不到两天就说什么转正了呢?
在生产线上的第一天我们过的很复杂,因为和当初学校承诺给我们的并不一样,但是我们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有的同学说,我们被学校骗了,什么分配工作啊,就是把我们骗过来当工人的,可我不能发言,即使我也有很多抱怨或是不满,因为当时自己也是太天真,对社会上的一些东西根本也不了解,人心有多险恶,社会有多黑暗更是没有概念。只知道要乖乖的,不能辜负学校领导的重望啊!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到了极点哈哈
上班的第一天就在我们的好奇、期盼、无奈、烦躁和等待中过去了,到了晚上回到宿舍,我们又面临新的问题了,宿舍的蚊子超级多啊,而且里面只有风扇在那有气无力的吹着,窗户上有个纱窗却没关牢。我们新来的人也没有凉席,在我们老家很少有人用这个东东,也不知道南方要睡这个的呀。晚上真是热死了啊,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入睡,我就想了好多好多事情,其实都是白想。那就努力睡觉吧……

第二天还是和第一天样,继续到生产线上加工,值得高兴的是,到了下午偶滴的领导终于来了,她把我带到了办公室说, 我转正了……
 

转正

开始了办公室文员的生活,实质上我的工作就是跟单员。因为刚刚开始,所以我必须从产品知识学起,这也是最基本的了。之后几天里主管每天都会找时间带我到车间里从一楼学习到四楼。把这些环节都了解了一遍。这里说说我的主管,她是湖南人,姓毕,我们平时都叫她毕姐。毕姐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逻辑思维很强,而且讲话也特别快,思路还不乱,那个时候在整个公司最佩服人除了保税仓库的一个课长,就是她了。她是一个很好的主管,懂得如何给下面的人分配工作,懂得如何权力下放,同时当下面的人遇到困难她还会尽力帮你解决。 那时,她真的是公司里的一个骨干了。
学习了产品后,慢慢的就开始跟单,我主要负责跟美国单,台湾那边的业务把ORDER给我们后,我们就制作生产明细给下面的各个生产部门,每天就是打单然后跑来跑去,当然还要跟催生产进度。也许做过跟单的人都有过这种感受,很枯燥。但是却有许多收获。

有时,我们会常常抱怨,诉说工作中的苦闷与无奈,亦是领导的不好,但是现在我却很少这样去做。无论是简单还是复杂的事,只要你用心做了,你就会有所获。不是有句名言么:Attitude is everything!
你认真做了,你享受其中的乐趣了,那你所付出的就有意义。
其实在这个台资公司做三个多月我就辞职了,原因稍后再续。先说说在这个公司的一些搞笑的事吧。

经历台风

在没来过南方之前对台风没什么概念的,因为没经历过。可是老天似乎觉得应该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一样,在2005年的7月份一股较强的台风直接在象山登陆了。以前在电视上看到台风画面都是瓦片横飞,海浪波涛汹涌的,这回可以真正见识下了。
我们员工的宿舍建的有点搞笑,中间是露天的,有点像塔的构造,只是我们宿舍楼中间没有盖子直接是见天的。
每个楼层都有晒衣服的架子,架子上面有塑料片遮雨。有时候风大一点楼上晒的衣服都容易被吹到一楼去。
终于,台风来了,直接在象山登陆,风力可想而知了,可是工厂里并不停工让员工放假,还是要顶着台风暴雨去上班,我们北方来的人,从未见过这么强劲的风雨啊,当时真是又好奇又刺激,别人都在懊恼,我们却高兴地感慨到原来这台风是这样的啊~哈哈
到了晚上回去更有意思了,我们女员工都是住4楼5楼,男的住4楼以下的,结果女员工的什么内衣之类的都被台风吹到下面去了,正好有一些就落在了男员工的门口。场面这个尴尬啊,还好我早早的把衣服收进去了,不然又不好意思去拾,就得浪费一些衣物啊, 那也是花钱买滴呀,阿门。
睡觉前台风还是津津有味地吹着,整个宿舍楼顿时像个童话故事里的鬼城堡,大风呼啸着,档雨的塑料板啪啪地响着,就像一支交响乐。我们这几个人谁也睡不着,都到门外来欣赏台风了。有的兴起直接给朋友打电话夸张地讲着台风如何如何……


拜神

台湾人有很多的讲究,比如说在公司的各个部门领导的称谓:最上面的官通常是台湾人的,也就是部门经理,然后下面的主管都叫课长,再下面就是组长----班长---副班长……规章制度方面,他们分N多个规定,大功、小功;大过、小过;警告、严重警告,还有当然是严重的时候肯定要FIRE掉了。这个是比较严肃的话题了,换个轻松的。

讲讲他们的拜神吧,大家如果接触过一些台湾人话可能都知道,他们比较迷信的,而且深信不疑。那时负责产销部的台湾女人,搞的就像一个大仙一样的,没事的时候就给我们算命,汗~有一次看俺滴手相,说:“你将来肯定晚婚!”哈哈

到公司的第二个月的时候公司迎来了10周年庆,大日子啊,所以,大老板从台湾飞到宁波来举办庆典。公司那几天最热闹了,像过年一样,外面彩旗飘飘,还有几个氢气球在风中摇曳,最让我们高兴的是可以不用那么忙了,还可以有东西吃,什么水果啊,糖果啊,饮料啊我们都可以吃喝的。庆典开始之前,要进行一个拜拜仪式,大家可不要误会了,不是BYE-BYE,而是祭拜神灵的,我们新去的员工也不懂怎么一回事,反正大家出去我们就跟在他们后面混了,看他们手里拿着香我们也去拿,然后一起拜。说实话,以前从未拜过神啊什么的,因为家里没有信奉这些的,自然俺也不懂得怎么拜,平日里看电视里的人有模有样的,以为挺简单的,可是到自己真正去膜拜的时候还真是不会了。
希望当时神灵没有怪罪俺啊,不然也要记一小过了~ 阿弥陀佛


离职

渐渐地,俺对这个公司失去了信心,当初的豪情壮志貌似都很难实现。为什么这么说呢,一,公司里的各个部门协调不好,部门之间的主管总是相互推卸责任;二,平时根本用不着英语,因为订单过来的大部分都是中文的,即使有老外来公司也是台湾领导接见下就OK(他们大部分是来验厂的),毕竟我学的是外贸英语,对于刚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最理想的莫过于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了。
纵观在公司里的发展,似乎不会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当然了,离职的原因肯定和工资也分不开的,虽然我们也是刚毕业的,但是对于他们那里的待遇真是很难接受,转正了之后工资也不过才1200块,而且年底奖金也很少的。

最主要的是做着真是不开心,其实你想离开一个公司的时候理由可能很多很多,但是最直接的还是一个感觉,就像男女朋友一样,真的要分手了,说什么理由都不重要了,结果都是要分开。

在公司的几个月里真的让我对台湾人另眼相看。
1.        HR部门的经理,台湾人,个子不高,50多岁,超级无敌变态,平时在公司里总是指着员工张口就是:“你TMD听不懂我的话吗”,即使是女孩子他也是这样指鼻子骂。难道他不懂得如何尊重人吗?还是在台湾人的字典里没有尊重二字?后来在离开这个公司的一年后,听原来在那里的同事说,这个老男人被FIRE掉了,因为把一个女孩子肚子搞大了……
2.        品保部经理,人称李副理。就是前面我提到的那个长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的那个男人。我们到公司那年,这个李副理30岁大概,没有结婚,但是经常出绯闻,夸张点说,甚至比那些光鲜的明星们的花边新闻还多。女朋友均来自公司原产,换了一批又一批,因为他需要有助理,而且都是女孩子,自然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即使下面车间里的女员工也逃不过他的色眼金睛。但是如果那些被他看上的女孩子真的配合他的话,最后受伤害的只能她们自己了,毕竟这男人只是玩玩而已。
3.        产销部经理---Joyce,这个女人也是30多岁了,但是也没结婚,不明白为什么台湾人都这么不爱结婚哈哈。她确实是一位出色的LEADER,至少她能把工作做好。后来在我离职的时候她还给了我很多忠告,教我在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至此,也很感谢她的。有些人不必对你有什么大恩惠,一句善意的忠告足够了。

其实直到离开公司的那一刻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要走,我是一个比较任性的人,真的决定了,死也不回头。那时,我认为真的没有再坚持下去的理由。虽然,学校的副院长后来把我的预备党员名额给撤了,但是I DON’T CARE,自那之后,除了因为毕业证还没拿到手会偶尔挂念一下学校,其他更多的时候对学校没太多怀念,当然不包括我那些可爱善良滴同学们。


寻找新工作

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然离开这个公司,但并不代表我选择了退缩,而是要更好的前进。
就这样在离开宁波象山后我直接去了宁波市里,在靠近望春工业区附近的地方租了房子,350/月。对于俺来说那是相当滴贵了,哈哈。地方找好了,就得赶紧找工作了,那时候我不想每天浪费时间,索性在我住的小区外有个服装店在招人,我就先到那里面做了营业员,老板娘问我什么学历我就说高中毕业。
这样我就可以在晚上下班时间后到网吧里去投递简历找工作,白天到服装店里上班,每天店里还有免费午餐,哈哈,自己省了一笔。大概在服装店里做到第9天的时候,宁波北仑的一家做纺织机械的公司打电话给我说叫我去面试,结果面试之后就成功了。是做外贸助理。那时能找到一份工作对我来说比走在路上捡到一百块钱还高兴。所以,我就直接和老板娘说要换工作,不做了。老板娘人也蛮好的,有点舍不得我,因为我上班期间确实顾客还是比较满意我的服务的,尽管俺只做了9天。插一句,俺们老板娘叫刘晓庆,她还说,她读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叫林青霞,真的。
结算了工资,一共是270块钱,去掉交了点房租的,俺还赚了点呢,呵呵。

只是在这家服装店里也有段小插曲。服装店是一对温州夫妻开的,老板娘比男老板大几岁,当时老板娘三十岁了我记得,老板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有个女儿,挺漂亮的。在我进去做的第三天的时候有个陌生人老是给我发短信,说认识我,可我问他是谁他还不说,还净说些比较暧昧的话。俺这个怕啊,毕业那年我还不满21岁,虽然现在的小孩普遍都早熟,可是俺晚熟啊。后来那个人再发我就直接说点难听的,叫他不要打扰我,只是为了保持俺是当代大学生的良好形象,没敢说脏话哈哈
但是过了两天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因为刚到那边根本也没有接触过几个人啊,后来我恍然大明白了,可能是老板的那个朋友?因为他经常到店里来,但是也不对啊,那个男的有女朋友啊,而且看着也像是一个良民啊。最后,我傻巴拉几的在和俺们老板娘闲聊的时候说了这事,老板娘笑着说:“你打过去好了喽,直接问他是谁”,俺照做。结果一拨,老板的手机铃声响了……
后来我还真是庆幸,只是和老板娘说这个陌生人总是发信息给我,不然情景更难以想像。当时老板电话响了以后,我们大家都暂时滴傻了一下下,哈哈哈,老板只是用他那比较经典的腼腆型的表情呵呵笑了一下,然后大家都没有说话,我也没敢再看老板娘。正好,有客人进店里了,俺闪:“您好,随便看一下吧”,跟着一位看衣服的大婶走过去了。自那次之后老板并没有停止和我的联系,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发信息,还要约我出去玩,他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我交个朋友。我倒塌~ 有这么交朋友的么。我也不晓得他和老板娘是怎么解释那一场戏剧性的情景的。我也不想知道,反正老板娘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依然和以前一样,她是老板我是打工的,俺给她干活,她给俺工资。

但是在我要离开服装店的那一两天里,老板更夸张了,老是说让我做他的情人。说说这个温州人男人吧,长的嘛,还算可以,不能说很帅,但也不难看哈哈,他平时不怎么爱讲话的,性格比较温和,自然不是很强势的那种,所以,店里是老板娘当家的。他说不要我怎么样,就陪陪他就好,Jesus! 这不是玷污俺幼小纯真的心灵么?!呵呵,现在想来当时还不如当一下小三,赚点MONEY啊哈哈,开玩笑的啦,再怎么样,做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原则的。至少我有!
后来,离开了宁波市里,去了北仑,换了手机,自然这个温州老板也就联系不到我了。


插入一段——关于学校

谈到我们学校真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在那学习、生活了三年,却让我经历了6、7年的成长。
那就从初中毕业后开始吧(因为俺没读过高中)……
2002年的6月份,结束了俺滴中学时代,开始面临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是去读高中呢还是读技校尼?
其实吧,俺从小滴愿望就是超远大滴,希望可以读一个重点高中然后再考个重点大学,毕业后有自己滴事业,最后再有个幸福滴家庭,身边的亲人朋友都能幸福快乐,这就是俺滴终极理想了哈哈。
虽说有些东西实践起来挺难的,但是,我始终觉得只要心中有目标,就会有动力;只要有动力,就会不断向前;只要不断前进,那么即使你换回来的和理想有落差,你也不是一无所获。
中考结束后,心情一直很复杂,因为老爹希望我直接读个技校,还能有手艺,他觉得现在大学生那么多都找不到工作,读也白读,我理解他的;老妈的意思是还是读高中好,她想顺从我的意愿。其实如果那时,我执意要去读高中,老爹也不会再说什么,也会支持的,但是我理解老爹的想法。当初就连我报考的时候都是自己作主没告诉他和老妈。我直接报了市重点高中,因为我想去读,而且在学校我也算是全年级里的比较有希望的学生,老师也对我有所期望。只是自己的数学物理不好,偏科。结果导致中考的时候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差了15分。只被普通高中录取了。也就从这一时期起,我的命运开始转变了,也注定了我在N年后要做外贸的工作。

当我的思想还存留在傻乎乎的初中阶段时,自己却要迈向一个新台阶了,而且是跨越式的……

有一天闲来无事,拿起以前初中时的一本读物,看到封底的时候有个广告着实吸引了俺:“学习——就业——一步到位!”哇,还有这么好的事,赶紧调查了一下,因为在这所学校的当地俺们家有个亲戚,就叫他帮忙调查调查,结果果然有这样的一个学校存在,而且已经分配了好几批毕业生了。这个时候已经是2002年的8月末了,一般来说学校开学大都在9月1号。俺和俺老爹、老妈经过一番调查、商量后决定就去这学校了。
30号老爹买了火车票动身出发送我去学校,31号报了名,手续办好了,宿舍也分好了,老爹也要回家了。那是第一次离开父母身边,我恋恋不舍地送老爹到学校大门口,他嘱咐了几句,转身向车站方向走去,看着老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还是不争气地哭了……
直至今天写下这段情景,鼻子还是醋酸的,其实我很难用语言描述出当时的感受,只是不禁地让我想起了学生时学过的一篇课文《背影》……
哎,有点伤感,还是言归正传吧,继续先前的话题。
这所大专院校实际上就是一个私立学校,他招收的对象可以说是非常广泛的,初中生可以去读,高中可以去,复员军人可以去,年龄跨度出奇的大。即使你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了,突然心血来潮想去读书,我们学校也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们进去之后要先读一年的预科班,之后参加成人高考,通过不通过,第二年都读专业。当然我是通过了,很认真地对待了这次考试,也许人家都觉得60分万岁,但是无论别人怎样,我自己不会放弃我自己。那时我们这一批考生中结果出来我是第三名,后来,导员说,第一名,第二名的试卷用手一拧全是水……

因为我一直喜欢英语,所以直接报了外贸英语专业。
到今天我也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外贸,就是和我有缘分哪~

写了这么多关于学校的事,其实还有一火车皮可以写,但是为了不能偏离主线,还是在以后的时间里与大家慢慢分享吧。


工作篇——民营企业

在服装店做了一段时间后,被北仑的一家公司录用了,决定去这家公司也是很仓促的,因为那时想找一份正式的工作的心情太迫切了。

在网上海投了一番简历后,确实有几家公司打电话来,有的待遇不是很满意,有的一了解是做跟单的,都拒绝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在台资企业里做那几个月的影响,一听到是做跟单,我就浑身不舒服——过敏!
当时心情真的挺低落的,而且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至少在刚刚毕业缺少磨练的时候。终于有一天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男的,讲着一口宁波普通话,说是•#¥%有限公司,我投了他们公司的外贸助理,在北仑什么工业区,问我有没有时间过去面试。对于找工作的人来说,投递简历时一定要记住自己投过什么公司,应聘什么职位,这样才能在接到面试电话时有所准备,不至于人家打电话来自己还要吱吱唔唔询问人家半天,你是什么公司?我有投过吗?……
由于我在网上都是见着差不多就投了简历,到最后根本记不住投过哪家公司,所以,他打来电话,我先是想了半天,用俺那零碎的记忆查找这到底是哪个公司,可是搜索来搜索去,还是没想起来,就只能礼貌地问了他一下,您贵姓?请您能再说一下您是什么公司吗?他的态度倒挺好的,又详细地介绍了一遍,说他姓张,公司的BOSS,让我叫他张总就OK,是做纺织机械产品的,公司在北仑**工业区。一番了解后,他问我,“次日早上8点到公司面试有问题吗?”“没问题”俺干脆地回答道,结果他告诉完我地址后,我有点傻眼了,离宁波市区里超远滴啊,可是也不想失去这次机会,而且说实在的,自己那时也不是很自信,心想有人要俺就不错了,毕竟连个毕业证都米有呢。晚上的时候跟服装店老板娘请了个假,第二天早上我就起了个大早去面试了。
早上5点多的时候俺就迷迷糊糊地起来了,因为从宁波市区到那家公司至少也要折腾2个小时。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洗漱,带了学历证明等证件,风风火火地俺出门了。早饭也直接在门口买了个饼到公交车上解决了。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但俺还是记忆犹新。从市区里坐公交先坐到宁波汽车东站,然后再坐558到那家公司。这家公司实际上已经快到白峰码头了(舟山普驼山大家一定都知道的,就是说如果你去那里,一般要经过白峰码头坐轮船的),所以,当时俺傻乎乎地直接坐到了终点站——白峰码头。下了车,我就开始找这家公司,可是找来找去也没看到啊。只好打电话给张总了,告诉我到了,怎么走才能到他公司。他说我坐过头了。还要返回去两站才是的。OH, MY GOD,不早说呢,不是说在白峰码头附近么?!
张总倒是客气,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就在那别走开,我叫小于开车去接你。”,哇噻,那感情好啊,哈哈,俺求之不得啊。当然俺不可能这样表现出来是吧,哈哈……我虚伪地谢绝了说:“还是我自己过去吧,哪好麻烦您那边来车呢”,但是,张总太热情了,最后俺还是乖乖滴在那等着他公司来人接俺了。
过了大概6分钟的样子,一辆黑色本田车开到了俺身边,车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肯定是他张总说的那个小于了,他问我是不是**,我说是我,上车,直奔公司。

面试

到了公司,我环顾一下四周,工厂很破旧,旁边有个较大的车间,里面放着很多机器,几个工人带着沾满机油的手套在组装机器的样子。厂里倒是干净的,用他们宁波话叫,比较清爽。把我带到了张总的办公室,坐下后,张总先问了我一些大致情况,什么时候毕业的啊,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啊,原来的待遇怎么样的啊,AND SO ON…我一一回答,只是在说到原来公司的待遇的时候我说的高了一点而已,哈哈。然后他就向我介绍了一下他公司的情况,之后,就问我英语怎么样,口试一下没问题吧?那我肯定说没问题了,哈哈,尽管已经N久没讲过了。他说他本身是不懂英语的,小于英语也不好,他有个兄弟(就是他朋友)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外贸经理,通过电话来对我先进一下口试。我说可以。张总拨通他朋友的电话,用宁波话和对方讲了几句,肯定是说考考我英语了,然后把电话给了我。俺接过电话故作镇定:“HI!……”本来还想再说一下我是某某,认识你很高兴,可是一紧张,忘了,哈哈。对方:“HELLO,…,”他用很流利地英语问我毕业哪所学校,我当时真的是太紧张了,本来已经组织好了的,结果硬是说成:“I GRADUATED FROM BEIJING UNIVERSITY…”俺狂晕啊
读书的时候我们学校甚至连个外教都没有的,而且学英语的人也就20个左右。我比较喜欢美式英语,正好那个时候我们一个外语老师英语超级厉害,而且她也是专门研究美式英语,讲起来非常好听,当然也标准啦。她自己在外面有给一些高中生办补习班,看我比较有兴趣就叫我免费听她的课了,就这样,本来连高中基础都没有的我,跟着这位老师学习了一点。她说我的口语还不错,只是自己的词汇量不够多,有时候似乎想表达一些句子却又无从讲述……
小插了一段,回到上面面试话题。
说完“I GRADUATED FROM BEIJING UNIVERSITY…”,马上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可我却没有改,鬼使神差地直接往下说,心想,爱咋咋滴吧~呵呵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喜欢在面试之前事先整理一下自我介绍这一段,每次都是“即兴”发挥,能说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因为自己一旦给自己打好草稿,真正面试的时候就特别别扭,特别抵触说事先准备好的台词。但是有句话说:“机会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所以,有了充分的准备,才能发挥的更好,只是一到我身上的时候就使不出来这种效果了。WHATEVER.
接着他又问我会不会驾驶,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我有什么兴趣爱好等等吧,大概聊了十分钟的样子,他说让我把电话好给张总了。然后张总饶有兴趣地和对方用宁波话聊了一番,本来我想听听他们怎么说,也好心里有个底,可是一句也听不懂。那个时候听宁波话让我觉得就像在听外语。当时俺的脸一直发烧,因为俺一说错话脸就红,哈哈。当然了,我也急切地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录用的可能……
面试结束后,张总说三天内会给我答复。这种官方回答是面试的时候最常听到的了。没办法呀,谁叫咱是打工的呢,回去等消息吧,晚上继续投递简历。
第二天照常去服装店上班,结果快到中午的时候张总打来电话说:“明天可以来上班吗?”THANK GOD!俺OK啊,哈哈……不过,虽然很希望快点有份稳定的工作,但我还是先说再考虑一下下午给他答复。要有个思考的时间,把被动变为主动。
最后权衡了一番,给张总打了电话告诉他,明天上班。

05年的10月13号,这一天,有了人生中第一份正式的、也是我真正开始做外贸的工作……
接待客户。
早上的时候张总来电告知,有两个埃及客户正好今天来,是老客户了,要去厂里拜访一下他,在宁波***酒店入住,让我直接接待下客户,小于开车来接我们回公司。俺真是喜忧参半啊,喜的是终于可以有老外让俺直接对话了;忧的是俺怕出错啊~
但是,凡事都得有个第一次嘛,想想人家李阳,在大街上还能大胆地练习口语呢,我只不过是面对面的和老外小CHAT一下,惧什么捏?!更何况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锻炼,是好事~
那时我就发现自己的阿Q精神实在值得佩服。哈哈。
大概中午的样子,我到了张总说的酒店门口,正好吴经理(就是面试时给我口试的那个人,张总的兄弟)打了电话过来,说他正和客户从大厅出来了。没一会,只见一个长的超帅的男人带着两个棕色肤色的外国人从酒店走了出来,应该是他们了。吴经理有经验啊,一看我这菜鸟一副等人的样子,就知道是我了。过来和俺握手,然后对两个老外说:“THIS IS JOYCE, MR. ZHANG’S ASSISTANT…”两个埃及人很热情,一番SAY HELLO之后,上车去工厂。吴经理说他不过去了,叫他助手小付一同陪我们过去。
在以后的时间里,会和大家说一下这个吴经理。
在回公司的路上,小于说可以先和两个老外随便聊聊,毕竟从市里到工厂很远的,也顺便问一下这次他们有没有意向再采购机器。
真是为难喔,怎么开口聊呢?聊天气?聊风俗?哈哈,当时真是太认真了,现在想来自己那时弄似乎太过于紧张。
后来,我就问老外,旅途怎么样啊,累不累啊,在中国准备呆几天啊七七八八的问了几句,他们说的英语俺也是一半一半,没想到埃及人讲话舌头也是很卷的。然后又是沉默,不是说沉默是金么,那时对这句话是好的验证。哈哈。
突然,其中一个老外问了句什么东东,俺左想右想,然后使劲猜,想他到底问滴啥尼?着实滴让俺杀死不少脑细胞啊。没办法,让他REPEAT一遍吧,俺还是没听懂,只见他在那还直比划,莫非他是想开下窗户?可能是想透透气?我没有底气地告诉了小于,小于把窗户刚要开一下,老外在那里说NO,坐在旁边的小付说,他应该问那个计速器吧,然后小付跟老外说,那个是安装在汽车里用来限制车速的,老外在那里满意滴点了点头,妈妈咪呀…俺人丢大了哇~
到工厂了,张总和两老外热情地拥抱一番带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我想我是不是得给人家端个茶倒个水类?还正在我想这一刹那,人家张总就神速滴已经把茶水放到老外手上了,我赶紧走过去说:“我来吧,张总”,张总却摆摆手说:“你坐,你坐,你和他们聊,英语我反正是一句也讲不来的……”,苍天啊大地啊,哈哈,不用这么善解人意吧。在后来的日子里和张总相处久了,才了解,他是一个很朴实的老板。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张总应该是一个既有南方人的生意头脑,又具有北方人的爽朗性格。做生意的时候大方却也精明,与人相处的时直爽却又不失礼貌。

都坐定了后,我就开始充当一个翻译的角色,代老板和客户沟通,把BOSS的意思和客户讲明,值得高兴的是,这次他们来访也确实是还要订一个柜子的机器。价格谈的牢,基本上就可以敲定。所以,张总自然也要用大家普遍都要套用的方式,说由于彼此都是老朋友了,我们这一次还保持原来的价格给他们做。埃及人很能侃价的,但是既然价格保持不变,这次他们也没有再进一步还价,最后还算圆满,一个柜的订单定下来了,而且这两老外更爽快,还直接付了点CASH作为定金。
与客户面谈整个过程都还NICE,谈完了也12点多了,该吃饭了,张总这个人是很客气的,一般有国外的客户来公司里,生意谈不谈的成都会先礼让一番请客人一起吃饭。更何况这次生意谈成了,那肯定要一起吃个饭了。我们来到了离公司不远的一家小饭店,可是都坐定了后,老外发话了,他说,他们现在是斋月,不吃饭……
主啊,那总不能我们吃你们看着吧。张总让我客气客气,叫他们一起吃,结果两个人很坚定滴摇摇头头,那就算了,最后我们几个人边吃边聊,两个埃及大哥就坐对面聊天,看着我们吃饭,哈哈……

这件事之后,让我对老外的宗教信仰着实感到佩服。一直到后来去土耳其出差,就更加觉得,那些信奉宗教的人是多么滴虔诚。
接下来的日子,就正式的在这家公司上班了。利用周末的时间,把自己的行李从宁波市区又折腾到了北仑。面试的时候和张总也谈好的,住宿公司提供,那时工厂还在老厂,新厂在建,厂里暂时住的地方没有,张总就先把我安排到工业区所在村上的一户人家那里。这家的阿姨在公司里烧饭的,人很善良,他们家人住二楼,我就住在一楼的一个小间。那时我一个人去的北仑,同学们还都在学校所分配的公司里,所以,我就落单了。上班的时候倒也没什么感觉,一旦下班那种空前的孤独感真是强烈,一个人住在那个小房间里,情绪低落的时候真觉得那就是个小监狱。有时候甚至还会因为想家一个人偷偷地哭,但是哭过了,又觉得自己不争气,毕竟出来混么,总是有一些不如意的时候,想想自己心中的目标,什么样的困境也都不算什么了。就像李嘉诚在陈述自己成功的格言时说:“人生自有其沉浮,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忍受生活中属于自己的一份悲伤,只有这样,你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成功,什么叫做真正的幸福。”


学习

到一个新公司无论你有没有工作经验,肯定都要从头开始,因为每个公司的操作模式或是产品可能都不一样,所以,都要从学习阶段开始了。
首先说一下公司的产品,属于纺织机械类,叫做WINDING MACHINE,生产这一类产品的宁波的话主要就集中在我们所在的工业区里了,大大小小有5、6家,但是所生产出来的机器都属于低端的,没什么技术含量,主要适用于那些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地区。如果是高速机,而且还是全自动的,主要是台湾那边生产的。但是无论哪种都有自己的市场,而我们公司的产品就主要定位在了那些劳动力比较便宜的国家。
WINDING MACHINE,我们翻译过来叫作绕线机,主要用在一些生产纱线的工厂里,也有一部分应用在服装厂。作用就是把工业上的大线,从大线团上绕到小线团上。比如家里用的那种缝纫线。我们这种WINDING MACHINE通常可以绕YARN, THREAD,EMBROIDERY YARN…
以前没接触过这些东东,所以,刚刚上班就得赶紧熟悉产品啊,每天学习机器的一些专业术语,零配件啊什么的,最重要的一点我得学习如何操作L/C,因为公司好多客户都是孟加拉那边的。虽说在学校的时候专业学的是外贸英语,但是不管学得怎样,书本上的东西毕竟是死的,和实践操作中的还是不一样的。读书的时候整天研究FOB,CFR,CIF这些东西,研究来研究去也没研究出个始末,可是工作的时候操作一次,就明白了。这就叫理论结合实际吧,呵呵…
也许是因为太希望自己有工作做了,刚刚到公司的时候特别精力充沛,恨不得马上就能把产品知识学会。每天记一些纺织和机械方面的词语,然后到车间里去看下生产的流程。很搞笑的是,去车间我都带个小本子,然后听张总讲到一些难懂的东西就记下来。记得到他们生产零件的车间,也就是车工那里的时候,青一色都是男的,他们脸上沾满黑黑的油垢,看见我这样认真地记着好像看见了什么稀有动物一样,呃……
没办法,毕竟刚毕业么,还处于对这个社会非常期待、充满憧憬的时候,尚未懂得WHAT’S THE SOCIETY?
但是无论什么时候还是多学一点好,不是有句说么,活到老学到老。保持学习的状态,生活肯定丰富、多姿多彩。即使到现在也一样,遇到自己不知道的我就努力研究明白,不管它是工作中的还是生活中的,也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用,可是多知道一点总比不知道要好吧。呵呵

就这样,在公司一边学习一边操作着单子,有客户来公司就接待。喔,对了,貌似自己忘记介绍一段,公司呢,讲起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外贸部,因为它是内外兼做的,也没有分那么细。公司创立之初也是从内贸发展起来的,直到2003年才正式做出口的,有自营出口权,发展到2005年的时候,外贸业务也将近总业务量的一半了,但是主体还是内销。张总的外甥,也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小于,在公司主要负责外贸一块,但是他英文不懂,所以,就要招一个懂英文的和小于一起做外贸。在我进公司之前,曾有过三个业务助理,除了第一个合作还算愉快,其他两个都不是很OK(这是后来张总讲给我的)。而且张总的外甥大多时候也负责国内销售上的一些事情,说的直白一点,这是个家族企业,肯定更愿意找家里的亲戚来负责大内吧。从办公室到车间,主要岗位上的人都是张总的亲戚。小于的爸爸就是公司的大总管,张总不在他来统管公司的大事小情,以至车间里的生产情况;张总的夫人呢,也就是俺们老板娘,肯定是财务总监喽,财务上的事由她来掌管。

书接上文哈,也是自己比较LUCKY吧,进公司的时候正好有几个单子,有T/T的还有L/C的,这样很有助于自己学习。在送走了上次提到的埃及客户不久,又一个公司的老客户来厂里看下他的货。这个客户是定居在美国的韩国人,50多岁的一老头,英文超级无敌好。在他从商之前曾是美国L.A.一所大学的英文教师,哈哈,当时他听说完我还觉得挺搞笑的,一韩国人去教美国人英语……
这个韩国老头叫KIM,非常有时间观念,合作起来比较默契,一旦价格敲定,其他进展的都会比较顺利。他是10月份到的宁波,我们去宁波市里接待的他,当时记得他住的酒店叫新晶都大酒店。那是俺第一次进酒店这种场所,看着酒店里装修的真豪华啊,俺很农民的偷偷看了一圈,哈哈。前来见KIM的还有吴经理,吴经理所在的公司是做纱线的,KIM通常都是从他们公司进纱线。这种操作也很常见的,老外从我们中国有时候会同时进口好几种商品,然后拼到一个柜里一起出货。见到KIM后,一番介绍,坐下来开始谈谈这笔订单的情况,由于我是第一次见KIM,也就和他多聊了一些。这老头不愧是当过PROFESSOR的,和他聊天的过程中也不忘纠正我的发音。他还说,“IF YOU DO BUSINESS WITH ME NEAR FIVE YEARS, UR ENGLISH WILL MAKE BIG PROGRESS ”,这倒是真的,KIM在以后的时间里确实在英语方面帮助我进步了许多,也让我对英语越来越有兴趣。
谈过之后,又是吃饭了,在饭桌上,张总来劲了,跟我说KIM这老头能喝中国的白酒,要我问他喝什么酒。值得一提的是,张总的酒量确实了得,挺能喝。而且在酒桌上还特别爱劝酒,还好我不能喝,不然,肯定成了张总的酒友了,哈哈,开句玩笑。吃饭期间,张总当然也不忘记生意了,叫我和KIM多沟通沟通,希望以后一直保持这样的友好的合作关系。其实张总不告诉我也肯定会说这些的,虽然和客户随意的可以谈点别的,但是重点还是突出来的么~

整个过程下来都挺顺利的,对我来说。虽然对于谈生意接待客户这类事情都是刚刚接触,但是,开头还算不错,像我这样一个新手,也算合格了。只是吃过饭后有一件事让我对KIM的看法发生一点改变,也对生意场上的一些见怪不怪的事有了些真实的认识。
和KIM吃过饭后,张总叫我和小于先到车上等他,他和吴经理还和KIM有点事说,那我们就回避吧,但是我看了下小于,他好像知道什么事一样,笑了一下,我们就出去了。没一会张总和吴经理出来了,吴经理自己有开车就直接回家了,张总上了车,感叹一句:“TMD,这老头……”我好奇啊,就问怎么了。张总告诉我,KIM,每次来都会在DINNER后做个MASSAGE,然后呢,张总还得出MONEY给安排个PROSTITUTE。我暗自想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条龙服务?不懂。所以,张总觉得我刚刚毕业,才21岁的年龄,还是不要在场的好。其实那个时候自己的确不太了解这些东西,加上自己本来也比较木讷,尚未经历过生意场上的一些“礼节”。
KIM原来是这么一个老头啊?我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在我的印象中,觉得他挺GENTALMAN的啊,而且看着也很慈祥的么。莫非是生活在USA,也非常OPEN了吗?真的不理解,至少在当时。如果现在让我遇到一个客户有这种情况,即使他已经百岁高龄了,我都不觉得奇怪了……
叫什么,“生意人”么~

在此后的外贸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这样的老外客户,有的长的跟龙珠中的比克大魔王似的,有的看着又挺人模人样的,有的似乎还挺SHY,可是我记住了,人不可貌相。


孟加拉客户

当时公司的出口做的还是比较不错的,积累了一些老客户。机械类的产品比较专业,不像消费品采购周期会比较短,所以,一般老客户都会一年订一次货。一个ORDER的量也不会太多,就几台。而且很多都是END-USER,即使是AGENT,采购周期也有点长的。在我进公司的时候,出的最多的国家是孟加拉,BANGLADESH据说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这小地方穷啊,劳动力也便宜,所以我们的产品是首选。

但是孟加拉有个挺麻烦的贸易政策,就是其国家的进口政策不允许电汇,只能是L/C这一付款方式。有些孟加拉商人可以做到部分电汇,部分L/C,但不可能作到全部电汇的。而且若需对外支付外币,也都是通过第三方国家支付的(像迪拜、新加坡和香港等)或是FACE TO FACE的时候直接给CASH。公司在孟加拉有一个代理,老板名叫AHMED。因为张总不懂得英文,所以,为了方便记住客户,他都直接用他自己觉得好读的方式叫客户的名字,对于AHMED,他就叫他“阿眯”,再配合着我们老板的宁波腔,听起来还真觉得挺搞笑的,不过读起来确实琅琅上口——貌似~
阿眯所经营的公司是纯贸易性质的,这小老头(其实也就40几岁,但是看着就一小老头)什么都做,然后从中赚点COMMISSION,他经常往返于DHAKA和CHITTAGONG之间,为赚点美金而忙活着。不过,值得标榜的是,阿眯确实给公司带来不少的订单,彼此合作的还是比较愉快的。
虽然刚到公司不久,但是很快就接到阿眯的一个ORDER,当然付款方式肯定是L/C了。虽说以前在学校专业是外贸英语,但是书本上的毕竟是理论知识,而且,没有实践经验,一出校门,那点知识也差不多都还给老师了。
做第一份L/C的时候,真可以用“丢三落四”来形容,因为L/C要求是“单单一致”,如果有一点不符,买方银行就会以单据不符扣费。我拿着L/C在那里仔细认真滴看条款,然后编制单据,结果,同事拿去议付的时候不是少个字母就是少个标点,要么少个空格。我真是火大啊,空格也要这么严格啊?!但是L/C就是这样操作的,只能怪自己不够认真了。
我这个人有时候特别爱给自己的错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实际上只是不敢面对事实,这样只能使自己得不到进步。在第一单L/C的时候,同事就和我说,他审核L/C的时候基本上都要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来审的,即使银行也有审单的,但是他还是很认真的,这就叫认真负责吧。在以后的L/C操作中,我也越来越细心了,工作时一种好的态度,不仅是对公司,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负责。


巴基斯坦客户

这个客户从开始谈判到最后下单中间还挺曲折,但是最后的合作还是双方都比较愉快的。
客户是从一家服装厂里看到了我们的机器,然后通过外贸公司介绍找到了我们公司。是两父子一起来的工厂,父亲是公司的大老板,儿子主要负责进口,叫ALI。ALI这名字很好记,他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后,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N年前的歌词:“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哈哈。我和同事还经常为此开玩笑。

ALI是个很腼腆的男生(年纪也不大,索性就这么叫吧哈),双方在谈判的时候,他不怎么好意思跟我们谈降价,只有他的DAD在和他(•#¥¥……¥%——他们的语言)说了一堆后,ALI才会和我说PRICE IS TOO HIGH,能否再低些。报出的价格确实也是BOTTOM PRICE了,因为已经还了一次了,我们也不想为此失去这个客户,并没有把价格谈高。ALI的老爹似乎还是不太满意,在那里仍然鸣里哇啦地和ALI说些什么,不过我看ALI的表情,貌似是在告诉他爹,我们不可能再让步了,哈哈。
后来两人说要到车间看下机器,我就带着他们去了装配车间,正好那里有一些要发到孟加拉和越南的机器,然后我就赶紧借机再套套近乎,告诉他们我们的机器在客户那里的满意度如何,机器的损坏率如何低,质量如何好……呵呵,当然这不是吹的喔,厂里的机器在同行当中,质量还是属一属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的时候我们的价格会偏高一些,这主要是因为原材料的关系。ALI他爹显然是对机器很在行,在那里一直摆弄,我们张总也配合着他一起摆弄机器,两个人都不懂英文,可是用形体语言交流的简直是让我们旁边的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ALI他爹机器弄对了,我们张总就竖起大拇指叫好;张总安装机器的时候,演示给ALI他老爹,这老头也是满意地直点头。中间不用一句语言,可他们彼此间非常明白对方的意思。

浙江这边有很多的土老板(江浙一带都这么叫),他们没什么大文化,有的甚至只是小学毕业、初中毕业,可是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抓住机遇,看准商机,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创下了自己的一份基业,或大或小,但是他们成功了。有很多这样的老板,自己一句英文讲不来,却能手里拿着计算器在那里啪啪地敲几下,谈下外贸生意。

回到上文,ALI和他爹车间里也看完了,最后也没有直接定下来要下单,说要再考虑考虑。我们知道他们肯定也还要去一下家工厂里去看的。在SAY BYE之后,拿着ALI给我的名片,心想,应该合作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回头EMAIL先联系着吧。


下单

在ALI和他的父亲离开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ALI的E-MAIL,他说希望我们价格可以再便宜点,我知道这个客户如果谈下来应该也不错的,但是由于价格确实也无法再低就直接告诉他没有余地了。后来我们又互加了MSN,在MSN上ALI还是聊到了我们的产品质量确实不错,因为他们去了其他的厂家,用的材料不如我们的好。就这样聊了好多,最后ALI可能也得到了他父亲的肯定,终于决定下单了。一个小柜,14台机器。没过几天我们收到了巴基斯坦过来的L/C。

通过这件事也明白了一点,其实无论价格怎样被客户压低,只要你的质量经得起考验,最后谈价格时仍然有足够的底气来争取的。而最终客户只要不是贪图便宜货,他的ORDER肯定会下给质量更好的厂家的.


韩国客户

之前有介绍过一个韩国人-KIM,他是定居美国,工厂开在HONDURAS。现在要说一说另外一个韩国人。也是一个公司的老客户—RICHARD。
RICHARD不像KIM,他始终还是KOREAN,只是他的公司是在GUATEMALA,主要也是做纱线。这个客户是老板义乌的一个朋友介绍的。义乌这个人是做线的,也从我们公司买机器,而他也做线的出口,这样就给RICHARD推荐了我们公司的机器。有时想想拥有一个强大的人际网络真是一件挺了不起的事。不是有句歌词唱到么:“朋友多了路好走”,还真是真理呢。
RICHARD在我进公司之前就已经从公司进过机器了,等到后来我加入到公司的第二年也就是06年的时候,他又订了10台机器。这次他正好来中国,我也有幸出差到了义乌见到了RICHARD。从PLACE AN ORDER到出货,一直都还比较顺的,因为是老客户了,所以也没有什么SEPECAIL REQUIREMENT, 这对我来说,处理起来就比较顺手了。而且在义乌的一次会面,也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首先,说说RICHARD这个人,他的性格可比KIM的好多了,40多岁吧,人很随和,很有礼貌,比较容易接近。生意上也很坦诚。我和老板还有老板娘三个人去的义乌,因为义乌国内还有几个单子款项没有收完,俺们老板娘是公司财政大总管么,所以也跟着去了。晚上大概5点多钟的时候,RICHARD到的宾馆,大概7点多老板的义乌朋友也过来了,我们就直接在宾馆用的餐。席间,老板告诉我多和RICHARD沟通沟通,也是感谢他支持之类的话,RICHARD也很配合,说我们的机器质量很好,在工厂里使用很满意。俺们老板酒量那是相当滴好,大家越聊越高兴,就喝开了。喝到兴起,RICHARD竟然还跳起来舞来了,他说他年轻的时候舞跳的可是非常之好。然后就饶有兴趣地跳起来了,自己跳也就算了吧,还邀请俺们老板娘,哈哈,把老板娘笑死了。然后还一个劲地夸老板娘,YOU LOOK SO BEAUTIFUL!这下她更开心了,哈哈……
第一次见面就在高兴声中结束了,我们第二天办完事就回宁波了,随后的第三天,RICHARD又到公司亲自看了下机器。然后友好地和我们合了个影。后来还给我看了他女儿的照片,大大的眼睛,可爱的小脸,还真是漂亮。俺于是就情不自禁地暗自怀疑了下,他女儿是否也做过整容尼?哈哈。
整体来说,与RICHARD合作是开心放松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和RICHARD邮件往来,或是MSN上聊聊天。问问机器的使用情况什么的。只是后来,RICHARD留给我的印象,似乎也不像之前的那样美好了。偶然一次我打开MSN,看到有未读邮件,打开一看是RICHARD的,小高兴了一把,心想ORDER又来了,哦耶~  可是一看内容,晕,他说:“在第一次见面,我的心就被你SHOCK了(具体内容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有这个词。哈哈),可是后来我知道你有BF,所以,我不得不放弃对你的CHASE,BLA,BLA…”
如果这是最开始做外贸的时候,或是最开始和外国人接触的时候我也许会狂兴奋一下,怎么说咱也是有魅力滴,可是与这些人接触多了,就明白了,他们讲这些话,亦或是夸奖你SO BEAUTIFUL,SO WONDERFUL,就和咱们平时要吃饭喝水一样,那只是一种习惯。
我并没有回复这封邮件,就当是空气阻力吧。后来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继续跟进,只是在那之后,RICHARD再未回复过我的E-MAIL,MSN上也不理我了。大概到07年的时候,老板说问候问候RICHARD,当然也是看看他是否还订货。结果仍是NO RESPONSE,老板还挺郁闷,怎么突然就不联系了。
我还自责一番,想想是不是因为俺没回复他尼?哈哈。但是这点小事能成为失去一个老客户的原因未免太滑稽。
呵呵,WHO KNOWS

 

很可爱的语言。相信外贸前辈看了之后会觉得有自己新人时候的影子。有着壮志雄心,对新鲜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很好学,很有大志,还有一点飘的感觉。因为年轻,所以有时候会不懂得方法,还会因为现实的环境、工作都不如自己原来想象中的,便会有一点点想不通,可能有时就会选择逃避。但是年轻总归还是年轻,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既来之,则受之,把这些想不通的接受了放在肚子里,当作基石。我们叫他经验。

每个人的经验都是同时间成正比的。时间越长,基石打得就越牢固。渐渐的会真正体会到很多,原来那些浮浮的个性会渐渐下沉,经过时间的磨练之后我想应该才能达到我们常挂在嘴边的成熟的气质吧。都说内涵是由内而外的。是深沉的。

无论什么时候还是多学一点好,活到老学到老。保持学习的状态,生活一定丰富、多姿。即使是花白满鬓。遇到自己不知道的就努力研究明白,不管它是工作中的还是生活中的,也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用,多知道一点总是有益无害的。对初出茅庐的我们更是一样。

经常会听见周围朋友抱怨公司管理部门协调不好,专业不对口学不到什么东西,待下去似乎不会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工资太低等等。然后越来越没激情,越来越消沉。最后不是炒老板就是被老板炒。浪费时间还没学到什么东西,次数多了就成为习惯,等到别的同龄都买房买车了再来抱怨为什么自己运气这么差。是的,有些因素是很无奈,开始的一切也只是暂时的,看到作者也说了,要坚持,坚持到底一定会有成果的。道理谁都明白的,只是看谁渗入到行动里了。

文章里有说宁波那些做外贸成功的老板,没什么文化,更别说外语了,照样外贸做得很成功。我想那应该除了头脑和眼光外,还有塌实好学的成分吧,他们懂得怎样将基石渗透到工作生活中,成功人士说的一句话都有可能让受者终身难忘,受用。这应该就是他们在沉淀之后折射出的摄人魅力吧。

不论新人非新人,我们都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搜索文章
!--finished ad--
热门外贸招聘岗位:
外贸经理 | 外贸业务 | 外贸跟单
外贸助理 | 外贸单证 | 货代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