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失望,也不绝望——工作两年了!

2009年02月23日 | 来源: 福步外贸论坛虫不知 | 查看: 16962次 |

 原文出处:http://bbs.fobshanghai.com/viewthread.php?tid=216785&page=1&authorid=109590

 

用了一天的时间,看了花儿的文章。大受感染,突然也就想起自己的过去。
两年了,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到一个有点小经验的职业人。其中辛酸,甘苦自知阿。

在找到第一份正式工作之前,也尝试过两份工作。但是都只维系了很短时间,就把老板炒了。大概总觉得那些公司不入流,管理什么的很混乱吧。后来,亲戚给介绍了一家日本独资企业,据说是做关务。因为家里没有人在工厂干过,所以,都没有人知道关务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在想,大概和外贸有关吧。再说,当时给出的工资和带薪休假,年终奖金等,对于一个初出社会的应届生来说,算是不错的拉。于是乎,不多想,就去了。“就当读大五吧,积累一年经验,学习一下日文,接触一下正规企业。一年后再图发展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进入了我人生第一份正式的工作中。

当时对这家公司的印象是什么呢?——厂房漂亮,干净舒适 。满眼都是我喜欢的浅浅的蓝色,电脑都是纯平液晶的DELL,很保护视力。副总外形俊朗,谦和坦诚 ,很有点学者的感觉。总之,一切都是我所期待的国际大企业的样子。我的职位是关务,不过副总说:“我们现在刚刚建厂,进出口业务还不多,你也要帮帮总务的忙,订订饭什么的。很简单的” 不过就是帮忙数个人数,订个饭而以。当然没有问题,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万万也没有想到,这就是之后一切恶梦的开始。

另外一方面,6月底,学校开始要求毕业生离校,并且尽快签好就业协议。我一直是商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当拿着所谓国际企业的offer,递交就业协议的时候。心里还挺洋洋得意。毕竟很多同学,还没有拿到offer。意气满满的开始筹备未来的人生。一下子就报了两个培训班:日语和报关员证。心想:一年后,我将站在一个更高,更广阔的平台上了。

然后,开始找房子。也不知道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出去租房总是很害怕的。恰好,高中的好友,因为要准备出国,也需要在这个城市租房,于是我们一起。她带来了她的大学好友X。我们的计划是,她出国前的这三个月,我们三个一起。以后,就是我和X一起。当时的心里很单纯。同学嘛,当然好啦。至于那个房子,因为学校催着离校,她和X又常常联络不上,只有我草草决定了一间,然后在租房协议上签了我的名字。 当时,看着很年轻的房东,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都是年轻人嘛,不会太过分吧。那个房子的条件真的很差:一个大房间,两个很狭小的小房间(贯连在一起的)。室内很暗,采光很差,只有朝南的那间小房间,温暖而阳光充足。于是,我们三个,都挤在大房间里。两间小房间分别成了我们的书房。因为,大家都雄心满满,以为从此可以拥抱未来。一下子还买了很多家居用品。挤了四年的宿舍,突然有了自己的空间,一下子真有点欣喜若狂。就算是租来的房子,也可以变成家的样子。当时,我们都那么相信。
之后,就开始了工作。果然如副总所言,新建立起来的工厂,真的没有多少进出口业务。我所能做的就是订饭、放早操的广播、寄快件、端茶倒水,后来还要跟着副总去检查厕所的卫生。如此的,过了三个月。我虽然满腹的不满,但是,依然秉着学习的态度去完成。毕竟刚毕业,的确什么也不懂。至今依然记得,娇生惯养的我当时连一次端上满满六杯咖啡都端的晃晃荡荡,叮当作响。我只期待,进出口业务的增多,可以让我更多的去学习专业知识。
在这三个月里,只有很偶尔的有几票进口的单子,还是DDU的。不过依然让我很兴奋。
从来没有接触过报关的我,甚至连HS code是什么都不知道。工厂里没有这方面的前辈,委托的货代担当,也是和我一样的新人。两个对于这个行业一片空白的新人,对于应该如何操作,完全不知所措。依然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一笔空运进口的单子,从飞机落地,到货物进厂,居然也花了一个星期。现在想来,真的很惭愧。
然而,在这个时候,office的斗争开始显现。但是当时的我,却茫然无所察觉。
在我来之前,是由总务的YY小姐来顺带做做进口的。她大概做过三四笔单子。她的本职工作是翻译。既然我来了,这方面的东西,自然转交给我。但是她对副总说:以前也没有什么东西做,所以,没什么东西可以移交的。副总默许了。我亦无所察觉。
之后问题开始出现,很多单据和文件其实都压在她的手里,当我急需的时候,她却永远说:我又没有做过,我怎么会知道呢?当时的我,茫然无所知。而对应的货代担当,同样毫无经验,毫无常识,茫然无所知。没有直接领导的我,只能打电话给在外出差的副总,请教这些单据上的问题。稍微有点职业经验的人都会知道,这样的做法,明摆着会惹来一顿臭骂。我,自然不例外。挨完一顿批,只能想尽办法,去补齐那些凭空消失的单据。YY这时候会很关切的说:这个领导,怎么这样啊。 直到好多个月后,偶然的机会,我才在YY的办公桌里发现了这些单据。整整齐齐,归类清楚而仔细。
另外一方面,我们公司进口的零部件多少都有点奇怪,而且发票上的品名都是用日文写的。对于我来说,完全是摸不着北。只能去问制造部门的老大,这些 个究竟是什么东东。结果,等来的回答永远都是:海关怎么那么烦呢?这些东西是什么关他们什么事啊!!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以前在外高桥,根本就不要这么烦得嘛。 如果是今天的我,一定会拍案而起,怒骂:你们有没有常识阿?东西不想要了?
但是,当时的我居然无言以对。只是笑笑说:老大,帮帮忙。我也没办法啊。 于是,每一次进口东西,光是确定品名就要花上好几天。当然,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制造部门。这台机器是第一次在国内生产,除了非常繁忙的制造科长外,几乎没有人知道,零部件究竟是些什么东西。然而,从始至终,在这家工厂里,并没有把关务看作一个支持生产和销售的部门,而是看作一个设立障碍和惹麻烦的部门。出发点就不对了,还想有什么样的好结果呢?
这开始的三个月,虽然有点不得志,有点小挫折。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无风无浪,波澜不惊的。包括和好朋友及X的合租,也算愉快。虽然好朋友经常不在,X和我相交不深,但是,也没有红过脸。
那三个月,只是有点情绪低落。但是,始终相信,这只是因为刚开始,慢慢会好起来的。
然而从现在的角度看来,也许,这个开头,就是极端不利的拉。
回想过去,可能不见得是多么愉快的事情吧。这么做只有两个目的:赚点人气。整理心情,为再次出发做好准备。很多时候,让霉气在肚子里烂掉,并不是明智的做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我的工作不够漂亮,但是我老实而诚恳的秉性,还是渐渐赢得了副总的信任。虽然,他对我的教育越来越多(老师出身的他,特别喜欢拖出白板来给我们上课。而我,是全公司他教育最多的对象)总务方面的工作,越来越多的由YY转移到我手中,订机票,订饭店,选择快件公司,安排公司车辆等等。虽然都是小事情,但是为什么转移给我,大家都知道,因为YY会从中拿好处。YY渐渐的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本职是翻译的她,甚至连翻译都没有人愿意找她。因为她翻得很不好,而且态度倨傲。
我们的矛盾,在无形中加剧。
于是,矛盾的焦点,最终转化到“公司车辆安排”这件事上了。这本是一件小事。只要让公司的用车需求能够满足就可以了。然而,在这里,成为了大难题。我们有三辆车,两个司机。一个司机A老实本分,一个司机B刁钻蛮横。B视自己为工厂长的御用司机,哪里也不肯去。A司机当然不能平衡。所以,一到车辆安排的时候,办公室里总是充满吵骂声。很多时候,司机们会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似乎他们的不和谐,是因为我安排不得力,我懦弱无能造成的。而对于这件事情,副总对于司机B暧昧不清的态度,让事情更加走向混乱。司机B被同仁们称为B董。他甚至插足生产,到处汇报,到处打小报告。而副总对他的保护,更加与日俱增。
某日,本来是所有同仁对司机B的批判会。结果,因为副总的保护。最终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所有人居然开始倒戈,成了对我的批判大会。会议的结论是:我作为一名调度,需要熟悉长三角的路线,高速收费,路上车程等等情况。虽然会后,同仁们都说:这个死B,怎么会这样。然而我,却不能忘记。在会议上,他们全部倒戈过,将我牺牲掉了。谁让我是新来的呢。这样被集体围攻的状况,出现了不止一次。对我的指责,始终是:你太软弱了,以前YY做的时候,就没有这些事情!! 我,无言以对。如果是现在,我会拍案而起。但是,当时,我忍耐了,刚毕业的我,没有足够的底气和别人争论。我不想在一年内失去这份工作。
然而,他们的恶言相加,集体围攻,都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于此同时,公司的进出口业务开始增多。我们有几百种零部件,都是五金类的。我很努力的学习着这些知识,对于那些难认的日文字符,我甚至开始比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认识的更多。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可以扭转不利局面。
对于一家制造型企业来说,开展加工贸易是很必然的,也是关务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我们加工贸易手册的制作,可以说是噩梦一个接一个。从申办第一本手册开始,我就开始疲于应付手册所产生的种种问题。首先,没有放置保税品的仓库,副总让我找制造科长,让他明确一个。可是制造科长对我说绝对没有办法给个所谓的仓库。无奈的我,只能带着副总到他面前。谁知,事态180度的变化。制造科长立马说:怎么不和我说清楚呢?楼上那么大个仓库,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于是副总狠狠的瞪了我。我无言以答。以后还要指望制造科长告知我产品知识呢,怎么能够得罪他呢? 面对制造科长随手指定的仓库,我束手无策。那样的仓库,谁看了都知道是不会符合海关的要求的。副总说:我们的仓库,我恐怕是不行的阿。然后不再有下文。之后的情况,我不便于明言。总之,我苦劝无效。整个工厂体系依然故我的运转着。手册也出乎意料的顺利运转着。我们号称着零库存。号称着原材料的高速流转。只有我,日夜忐忑。
另外困扰着我的是,工厂零部件的国外采购,完全是由工厂长一个人来完成的。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零部件采购进来,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零部件采购进来。这对于办理手册来说,是分外艰难的。于是,我们只有根据货物到港后的装箱单再来办理手册。而往往工厂长得要求是,货物落地后三天内,一定要货物进厂。手册就这么乱七八糟的办理着,进口的零部件就那么乱七八糟的糊弄着。我拼命的加班,拼命的联络报关、货代和海关。总是在最后期限的凌晨把货物弄到工厂。我很累,很疲惫。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一秒,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一到通关时间,我的心里就怦怦乱跳,就怕出现什么无法应对的状况。然而,工厂里的其他人,对此全然不觉。我使尽浑身解术弄进来的部品,被他们视为理所当然 。没有人去理会,应该规范操作的建议。
我不断不断的建议着工厂流程的改善。但是副总和工厂长的不合,两大部门的分裂和隔阂。让一切都成了不可能。面对无法规范运作,副总总是用一句话就把我顶回去:我们在日本就是这么做的。我,无言以答。
那时候,我的确很累很累。
在一片混乱中。同住的好友又飞往了新西兰,只剩下我和X两个人。我们不常常碰面,难得在一起像室友一样的时光,大概就是一起去吃印度咖喱和无锡小笼。那时候,恍惚有回到大学时的感觉。
然而,我们都很忙,忙到没有人有空去交水电费。于是催款单一张又一张的发过来。等到要断水断电了,我才无法可想的,抽出时间缴清了水电费。然而,这一交就是三个月。
直到某一天,该交下面三个月的房租了,X突然消失了。房东开始上门催要房租,我没有钱,而且也不愿意,替她垫付下面三个月的房租。我已经垫了太多水电费了。于是我们约好某天晚上七点半,大家一起把房租交给房东。然而,她失约了。理由是加班。然而,等到10点,她还是没有回来,公司人说她老早走了,此时,手机也打不通了。房东愤恨的开始骂人了,我一个人的确很害怕。战战兢兢的送走房东。12点,她回来了。原来约会去了。而且,她说:我没有钱。房东三番四次上门来催要房租,因为租房合同上写的是我的名字。他认定要我掏钱出来。而X消失的频率越来越多,不是手机无法接听,就是杳然不知音信。这样折腾了三四天,房东终于扬言要上门扔东西了。我在惶恐中,反锁着门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房东上来砸门。当他看见我居然还在的时候,忽然就态度和缓些了。说:你居然还没有逃走阿?我很同情你。但是合同是你签的,我只能找你要钱了。 我又怎么可能会再替她垫上那么多钱呢?还好那天,房东突然接到公司电话,要出去公干,总算是放过了我。这一公干也是好几天。我总算是等来了X,等来了她极不情愿的把下面三个月的房租给我。至今,我不知道她那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但是,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就很淡漠了。煤气用完了也不再会有人去换,没办法做饭,也没办法洗澡。X一个人一声不响的搬到了采光,温度最好的小房间里。闭起门来吹空调。并且把那个小房间布置的温馨舒适。而把我一个人甩在除了我们合用的衣橱和电视之外,一无所有的大房间里。灯光昏暗,冷清暗淡。她唯一和我交流的时光,就是每天在这个房间看电视的时候。而我为了报关员考试,几乎没有时间看电视。于是,她占据了这个房子里所有的优点。我居然也忍了,就等三个月后,搬出去住。
      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认识了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朋友W。他是公司的销售,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是同届的校友。可谓无话不谈。他看着我的生活,看着我的工作。替我抱不平,好言安慰。那个时候,如果没有W,也许,我真的很难支撑下去。越来越多的人,劝我离开,包括W在内。然而,刚毕业的我,没有资本和底气去做那样的决定。我狠下心,一定要撑满一年。
我和X的合租生活,是在极端不愉快中结束的。在结清房款的时候,她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我和房东。那时候,我已经另外找到了住处,最后的20天,这个房子是她一个人住的。当我们问到:这段时间,电话费用了吗?打算预估费用,结清所有房款的时候,她居然只有三个字“不知道”。我的天。当时的我真的恨到不行。没想到,她居然比我还要恨,提着行李,甩门走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于是,我负担了六个月来,全部的费用。包括她那”不知道”所产生的高额电话费。谁让合同上签的我的名字呢!!此时的房东,也学上加霜。居然,1000块的押金,一分钱都没有带,就来上门收钥匙。还好我带上了一个比较高大的女同学。在我们的强烈抗议下,房东才极不情愿的回家拿了500块来。还有500块他说,等水电费最后明确的清单出来后,多退少补的处理完了,再把钱退给我。那时候,我选择了相信他。结果,我错了。从此房东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无论我用尽多少恶毒的语言,他都不再出现。我的最后500块押金,也就那么的人间蒸发了。

从那以后,我再不愿选择认识的人合租,也再不愿意,和合租的人有任何亲近的交流。我选择孤单,选择和所有的室友成为淡漠的平行线。因为不想再被伤害。
之后呢?突然之间,不想那么唧唧歪歪的在这里赘述。其实,每一个走在社会上的人,都经历过伤害,都承受着痛苦和无奈。只希望,在这里告诉大家,好好加油,未来属于我们!属于我们这些勇敢而坚强的人!
  
   之后,公司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也加速了我离开的决心。第一,增值税发票丢了。而且丢了好几张。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公司为了节省成本,不允许用EMS寄送VAT发票。于是销售人员就这么把发票交给我,让我用挂号信寄。结果呢?我没有问上门取件的邮局工作人员,要拿张挂号凭证。于是乎,当客户声称,没有收到任何增值税发票的时候,所有的责任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这件事情我的确很有责任,但是令我愤懑的是:第一,销售人员在根本没有确定发票是否的确丢失,和到底丢失了哪些发票的基础上。就将全部责任推卸到了我的头上。第二,财务部门在根本不了解丢失发票的处理程序上,也将全部责任推卸。甚至直接提出,重开税票,由此产生的2万块税款,必须由我来承担。
此时此刻,所有的问题都汇集到了我的头上。副总很严肃的说:这个将要涉及赔偿问题。我们会上报总经理。由总经理来决定。过去遇到责难和不公时,我一直会一笑了之。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我必须保护我自己。我动用了我所有的社会关系,既然,所有人都把我当作了替罪的羔羊,那么我,只有依靠我自己,才能扫除危机。我相信一定有办法解决。
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办法。邮局的朋友很帮忙,我们用排列组合的方法,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挂号信的下落。(到现在都很感激他们的仗义之举。正常挂号信也要查半个月。我这种无头公案,他们居然只用了两天。)然后,在找到挂号信之前,我也找到了财务上如何弥补增值税票丢失的合理方法。在那天的晨会上,我很严肃的告知所有人,增值税票弥补的方法。结果居然遭来了财务莫名的抵制:你确定吗?你怎么会知道?要不你自己去税务局办这个手续去!你和哪个税务局的人确认的?你同学?他们懂吗? 这些话,对我的伤害,至今难忘。同时,在那一刻,我决心离开。
那天,副总总算没有继续袒护他所一直保护的财务。他要求财务立刻去办。然而财务依然声称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理。无奈之下,副总带上公章亲自陪同前往。那时那刻,我就在想,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阿?我恐怕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里的小虾米吧。
那些日子,多谢母亲的陪伴。虽然她烧了很多好吃的给我吃,但是,焦虑的我,从来都是食不知味。很感激帮助了我的朋友们。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没有办法走出那场危机。经理过那件事,我去意已决。然而,现实的压力依然让我不敢轻易辞职。熬满一年,成了我人生的目标。
这件事情过去没有多久,另外一件事情发生了。工厂要免税进口一批机器。其中发生了很多意外,我在这里不便明言。干过这一行的,大概也都能猜出个大概来。反正,当时的情况引来了副总的责骂:我们没有这个预算!!你不是搞物流的?怎么现在流不起来了?这样下去,我们工厂还怎么开阿??这样的责难,整整持续了一周。
我能怎么办??扔下摊子,提出辞职??我依然没有勇气,一年的期限,就像紧箍咒,我不敢跨越这个雷池。
我继续动用着我微薄的社会力量。我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当我终于顺利拿到那张免税表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其实,当时还太过于稚嫩,我完全没有想到,只要一点意外,我就万劫不复了。
看到这张免税表,副总非常之开心。还带我到鬼子面前好好的炫耀了一番,好像我是他多么出色的门徒一样。而我就像一个期待被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沾沾自喜,乐而忘忧。殊不知,当时的做法,是多么的愚昧。
我很容易被一两句赞美而冲昏头脑。那时候为副总卖命的想法,居然那样强烈。甚至忘记,曾经流过多少泪,曾经承担了多少的不公和屈辱。
还记得,为了按时完成出口,我无数遍的跑到商检局,请求实施法定商检的工程师,给我们网开一面。那时候,在商检局的角落里,我哭得很伤心,甚至伤心到打电话回家给老爸哭诉。然而,哭诉完了,我也只能擦干眼泪,扬起笑容,继续到商检局去请求官员们,给我们一点优待。
我以我的诚心,顺利完成了这些任务。但是,在工厂里并没有人为此买账。副总依然怪罪我没有打理好商检的官员。制造工程师们依然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死活不肯把商检部门要求进行检验项目所需的仪器买回来。我一个人艰难的独行。虽然不满,但是,出于职业道德,我视不能完成任务为耻辱。一次又一次的替他们完成那些不可能的任务。而我的泪,却越流越多。
直到我离开后,新的接任者才说:他们都被你宠坏了。
最后的一件事情,让我非走不可。
前面所提到的司机B,整整一年来,都没有给过我好脸色。仗着副总的支持,他永远对我恶言相加,责难非常。好像我真的只是一个莫名奇妙的小调度一样。然而有一天,他对我的态度突然180度的大转弯了。
开始对我言听计从,甚至开始帮我想办法,更好的安排车辆。尤其是那些我自己的出车计划,无论去多么远,他总是非常积极的执行。我很怀疑,难道他真的转性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居然打着满脑子的坏主意。
他开始和我讲述他不幸的家庭生活,讲述他的妻子和他20年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了。开始讲述一些,他的伤病,以及治疗这些伤病的阴暗做法。甚至动不动就开始拿着几千大洋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直说:我很有钱的。多的你想象不到。还说:我不是不出去玩,要玩也要找熟悉的人玩,这样大家都放心。
我充耳不闻。但是,当时,我的心里真的不知所措。是应该表现我的愤怒,还是表现我的鄙视??我完全不知道。仍然采取了一贯的一笑了之。
在他没有确定我是否会有所想法之前,他一改往日的态度,对我异常的热心和帮忙。
直到后来,他确认,我对他完全没有想法,也永远不可能有想法的时候。态度再次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他用同样的语气和同样的手法,和YY小姐达成了共识。当时的YY小姐,手头几乎已经没有工作可做。她的工作全部由副总已各种各样的理由移交给了我。我相信,她为了得回原来的工作,是很希望看到我倒台的。
她当然不会答应B的非分要求。但是圆滑而是世故的她,直到如何在言语上达到同样的目的。YY和B终于达成了共识,结成了一派。
于是乎,B对于我,终于凶相毕露。那时候的我,一年之期即将到来,也终于无法再忍受,于是一改过去的隐忍作风,而决不放任他撒泼。结果当天,他在保安室摔了电话。我洋洋自得。
结果第二天,副总就以我工作太多,需要减轻负担为由,将车辆安排的工作移交给了YY.我感到突然很轻松。虽然明知道,这是B捣的鬼。但是,所谓车辆安排的工作,对我来说本来就没有意义。现在扔掉岂不更好??
当天下午,YY居然来和我说:你知道吗,刚刚老B带我到车间里悄悄地说了。让我以后安排车辆的时候多照顾照顾他。因为我的这份差事是他向副总申请来的。
我不知到YY为什么会来和我说这些?是她犯傻,还是自鸣得意。我无暇顾及。我所想到的只是,这黑漆漆的地方,怎样才能呆下去啊?
都没有人顶嘛??真的有写那么差??好失望哦。
不过,既然写了,就要把它写结束哈。

之后,一年之期已满。我毅然决然地提出辞职。我的辞职书上,充满了对副总的溢美之词,只是希望他快快放我离开。当然,我对他的感激之情倒是真的,他从正面或者负面的教育和指导,的确促进了我的成长。
不过,辞职提出后40天,我才能够离开。副总开出了很多优厚的条件,让我留下。但是我知道,我所离开的原因并不像辞职书上所写的那么单纯。
然而,对于YY,我始终不能释怀。因为她存心或者无心的糟糕翻译。我无数次遭受了鬼子莫名奇妙的责难。因为她有意或者无意的行为,多少次险些陷我于不义。所以,在我离开的时候,也顺便落井下石了一次。
当副总问我为什么要离开时,我的理由之一就是:我不会日文,交流起来障碍太多。无辜受罪。结果副总回复我:我们正在招聘好的翻译呢。 于是乎,我将这句话,转告给了YY. 当然,没有过多久,她也主动离职了。
我想,这恐怕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龌龊的一件事情了。但是,我仍然觉得有点洋洋得意。
然后我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去我一直喜欢的上海。离开这个城市前,很多人为我饯行。W当然也不例外。我们的散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怎么就是无法说再见。因为,如果真的离开,恐怕真的无法再见了。那一年,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蹭饭。我知道他所有的秘密,他所有的女友。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的多少情况。我们甚至还一起跑到母校yyyyyy      校里晃来晃去。目的居然是:替W寻觅最新女友。我们的友谊,真的就像两小无猜,晶莹剔透。我们觉得,彼此就像家人一样,熟悉和亲切。
然而,当我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居然那样的舍不得他。丢弃一个家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那时候的他,开始和一个女生打得火热。他声称,他很喜欢那个女生,虽然他们不会有什么未来。我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一直坚持的发表着对那个女生不利的言论。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也许,我并没有只是把他看作家人那么简单吧。
我离开的前一天,我们终于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走在商业街上,有售花的孩子,向我们兜售玫瑰。他对那孩子说:找错对象了。当时,喷水池的水注正打得很高,我的心却很失落。哪怕就是代表友谊。如果那时他买下那朵花,我想我就一定不会离开那个城市。
那天的他,开始有点感冒,没有办法支撑下去陪我逛街。离开的出租车上,他对我说:我还是很舍不得你走,以后就没有人陪我说话聊天了。我只是叹息。就此分别。
我没有勇气告诉他,我也许喜欢他。我怕那样连朋友都做不了。有时候,我很恨我自己,为什么永远能够伪装得那么镇定,那么淡薄。就算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表面上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呢?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中,我始终用一张微笑的porker face,隐藏我全部的内心。
大概被伤害多了,就成这样了吧?
于是我离开。在离开后的第二天,收到了W的短信:我昨天住院了,她陪了我一天。我们在一起了。他很洋洋得意。而我,也总算可以彻底的离开了。
之后,我很努力的在上海找工作。收到了几个offer,工作属于过的去,但是也不是特别满意的那种。整天奔波在上海和家乡之间。感觉很疲惫。很疲惫。其实,那时候我才找了两个礼拜的工作,能有那么多过得去的offer已经很不错了。只要再坚持一下,一定可以找到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然而,W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在QQ上,他告诉我:我很舍不得你走啊。我都哭了,真的哭了阿。 我想,任何一个女孩子,在收到这样的message的时候,都应该不会无动于衷吧?那时候的我,无法招架。
我很想去上海,但是,我似乎更加想念W,明知道他和她打得火热,我还是无法就那么远远的看着他们。我找到了很多理由,比如这几份offer给的薪水太差了。这几个老板太抠门。等等等等的理由。最后,我告诉爸爸,我还想到原来的城市再锻炼一年,然后一年后再回来。爸爸看到我很累的寻找工作,自然答应了我。然后,我反复告诉自己,我是为了以后的提高,暂时回来的。并不是为了W.但是,现在,我不会再自欺欺人,我知道,那时候重新回来的理由真的只有一个:W。
我回来了这个城市,工作超乎想象的好找。在寻觅工作的第一个礼拜,就拿下了一家500强旗下子公司的offer。待遇什么的都一般,比原来的公司要少好多。但是,看到几个领导,我突然觉得,这个环境,是我适合的环境。
但是,半年后的事实证明,当时的想法未必正确。领导们的确是我所期待的好领导,正直,儒雅,具有领导力。但是,完全标准的日本文化,让年轻的我们失去了锻炼的机会。我们只是螺丝钉,一颗可有可无的螺丝钉。
而我和W又再度相见,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就像2个月之前一样。这时候他已经打算和她分手。而且也确实分手了。但是我,依然没有勇气表露我的真心。我们继续做着我们的家人。他继续一个接一个的换着女朋友。而我则很努力的开始新工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份工作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美丽。
大概太了解了,就无法在一起。我不知道他的心有没有1%喜欢过我。但是我确定,我喜欢过他,甚至到现在,我还是很喜欢他。但是,我太了解他。了解到,再没有勇气和信心去喜欢他。真切的喜欢他,比远远看着他更累。现在的我,不用担心他会突然消失掉,因为我们是永远的家人。我宁可相信,我们是亲切的家人,这让我和他所有的女朋友都不一样,对此,我还颇有得意之处。这一年,我们大概也只见了几面。电话和闲聊倒是不少。我继续分享着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绯闻和秘密。但是,我们会永远保持着距离。
几周前,他注册结婚了。他的结婚,以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叫不得已而为之。我告诫他,从今以后,他的人生不一样了。然而他,似乎并不认同。结婚结的不情不愿,至今,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然而,他老婆坚决要求见我。似乎我给她带来了困扰。不过我行得正,坐得直,见就见吧。我觉得,那天的晚餐,真的吃的有够怪异。我想我已经化解了她的敌意。至少我觉得,她言语里的敌意,从开始的很多,变成了后来的逐步减少。但是我依然知道她每句话后面的潜台词:这是我老公,你别打歪主意。
化解她老婆的敌意,铲除她心里的疑团。我想,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我希望,他能有个平静而舒心的家庭。呵呵,我并没有妒嫉过他老婆,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他爱她爱的有限吧。人,有时候就是那么的自私。
直到今天,我和W依然会通会儿电话,彼此抱怨一下。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两个需要温暖的孤独灵魂。只是W无法忍受片刻的寂寞。而我宁可选择孤独,也不想面临伤害。
写到这里,突然释怀。原来我和W真的已经渐行渐远。我的未来,不会再有他.
第二年的工作,比之上一年,出现了很大的不同。困扰我的问题,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吸取上一年的教训,这一年我学会了坚决。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该规范就是该规范。我们的大boss果然是五百强的风范。绝对不会扯皮和推卸。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正直而有领导力的好老板。我可以说,现在的公司,绝对是少有的干净和清洁。
然而,或许,我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老板是日本人,在新加坡待过很久,他们所秉持的做法,就是:关起门来自我改进,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和老板都认为,严守法规,规矩办事,就一定是“小心使得万年船”。然而我们错了。
去年年底,海关税收任务无法完成。于是照章征税的一般贸易,成了最大的税收来源。重新估价成了家常便饭。而那时候,我们还在样品生产阶段,几乎所有的进出口都是一般贸易。几乎每一笔,都需要被重新征税。一下子就会加征好几千的税费。那时候,老板甚至提出,要去海关好好请教一下,我们到底怎么做才能符合海关的要求。那时候,我觉得很丢脸。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平等的游戏规则,是游戏进行的基础。可是现在,你要我如何向老板解释,这些加征税费的根据呢??因为我们所有的原料都来自母公司,就认定我们是关联交易,而必须重新估价??我始终无法认同这样的说法。
就在几天前,我们的一个样品又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居然要加征接近2万的税费。后来经过协商,降低了一半的价格。我在想:难道海关是菜市场?而且还是不明码标价的那种。对此,老板表示了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从来不想把经济和政治混为一谈,我觉得,这是必须分开来的两码事。我们常说,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听者往往对此表示气愤。恨不得马上拍案而起。但是我们却忘记了,我们老祖宗的一句话:人必先自辱,而人辱之。
但是,这样的事情我早就司空见惯。之前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对关务这个行业失望到极点,并且决定,过了今年,就再也不干了。犯不着为了那些人,那些事,低了自己的尊严,脏了自己的双手。亵渎了自己的灵魂。
那件事情。我至今甚至不愿意提起,没有勇气阿。大概就是从口岸直接清关的设备,在拖到本地后,没有在规定的20天之内,及时完成属地报检。所谓的属地报检是什么呢?不过就是缴纳法检费而已。今年底,本地商检,要求加打未能及时属地报检的打击力度。我们不幸的给查到了。要求罚款货值的百分之八。还好我只是漏掉了2个机器(因为过去的惯例,是在半年内去报检就OK,谁知道突然加大打击力度了呢?而且正直春节前后,一下子就疏忽掉了)。当时的罚款金额大概在25万。我至今没有离开这个公司,就是因为,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老板所表现出来的宽容和容忍。他甚至都没有责怪过我一句,而是始终说:“以后要加强对法律法规的学习,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对此,我真的很感激。作为一个异国人,能够如此体谅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小员工,我真的很感激。
然而,令我愤懑的却是,为什么我们非罚不可的原因。后来分析猜测,当时,官员对我暗示索贿,我居然完全没有能够听懂。一位一纸情况说明,就能够平安无事。后来,官员见我们完全没有动静,方把事情上报市里。我们就变得非罚不可了。另外一方面,我永远不会忘记,市局官员,张牙舞爪的跑到公司里来叫嚣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好脾气如我,当时,差点就一杯水泼到他的头上去,还好我忍住了,否则,恐怕真的会被告上一条“妨碍公务人员执行公务”了。后来我陪尽笑脸,只是指望他们能够降低几个百分点。却被他们抓住机会,当孙子一样的斥责和训骂了一通。我无法忘记这样的屈辱。他们说过三句话,让我不能原谅他们:“现在,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吧??”“你们老板的钱准备好了没有?到底嫌多还是嫌少?”“日本人反正钱多,多罚罚他们没关系。”
怎么说,我过去还是商学院最top的学生之一,如此挑衅商业道德和商业规则的行为,我不能容忍。我又要老话重提:人必先自辱,而人辱之。
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又领教了所谓旧机器装运前检验的真相。还不就是变相的出国旅游?利用手中的公权力,而一饱私欲。打着:环保、安全和国民幸福的旗帜,干些丢国人脸面的勾当。我已经看过太多太多。然而始终不能够视若无睹。
这一行我已经忍耐太久。于是决定,从此退出。还是那句话:
何必践踏自己的尊严?何必弄脏了自己的双手?何必亵渎了自己的灵魂??
另外一方面,我想离开这家公司。还是由于老板太过于传统的日本理念。其实公司里很多人都想走。老板虽然宽容又正直。他事必躬亲的处理大小事务。在无形中,把我们都变成可有可无的螺丝钉。我们几乎都成了操作文件的operator。大小事务,只要follow,不要idea.
年轻的我们,空怀雄心壮志,却无法施展拳脚。
刚进去的时候,他许诺过我很多职位。从物流担当兼任销售助理,到兼任生产管理,到兼任采购。我的title一直在换,我的部门一直在调动。但是,我所涉及的业务却始终没有改变过。直到某一天,我的title终于被确定为关务。现在的我,已经能够分辨物流担当和关务的差别。而关务,却是我始终不喜欢的工作之一。然而,无法可想。没有办法去申辩什么。对工厂,对报关已经厌倦了。再也没有力气去争斗什么了。
现在的我,只是管理着手册,做着进口报关和出口报关的文件工作。进出口的安排,和整个进出口的货代都已经与我无关。我不知道是因为上次的罚款事件之后,让老板不再相信我。还是,公司的组织结构本来就是这样。然而事实就是,关务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而且时时刻刻,担惊受怕。有句俗语说得好: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现在的我,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单调的单证工作,日复一日的为一些细节担心着,就怕小小的疏忽,引来杀身大祸。面对工作,我没有了激情。曾经工作狂的我,现在上班,就是聊天和浏览网页。我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居然变成了这样。我在等待,等待说再见的那一天。在此之前,我没有任何奢望,只想平平安安,波澜不惊。我只是这样希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够实现。我真的遭遇太多伤害了。
其实,我曾经真的很想长期留在这个公司发展,因为他们曾经许诺给我,美好的未来。或许一切只是我美好的想象。现在的我,看清楚了周遭。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留下来。虽然对于老板仍然怀有歉意。但是,我知道,我不会用我一生的前途来致歉。
在今天之前,我以为这个公司有可以让我留恋的人和物。但是现在,很明了,那一切,不过是一时虚幻的美丽玫瑰而已。对于,这个公司。我除了深深的歉意,就再无其他。或许,选择了我,就是他们当初犯下的最大错误吧。而我,选择了物流或者关务,就是我毕业后,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吧。
当错误停止,一切的伤害也都会停止吧。
而我深深地歉意,将会化作永远的祝福。我希望,这个公司能够做的很好。但愿,好人有好报吧。
终于写到最后一篇了。这个周日,从起床开始,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写这些文字了。本来,这些时间,我可以用来做一些更实用的事情。但是,通过这些文字,让我看清了我自己。很多东西,一下子明晰了起来。我觉得,还是非常有收获的。
对于未来,我依然没有方向。对于过去,我充满了厌倦和疲惫。但是我,一路走来,初衷始终未变。我不知道我究竟成长了多少,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改变了多少。但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并不会因为伤害的加剧,而停止我追寻梦想的脚步。也不会因为周遭的险恶,而放弃我做人的准绳。也许我太傻,也许我太固执,也许我太清高。但是,不要丢了尊严,不要脏了双手,不要亵渎灵魂,确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理念。
下一站,我要去哪里?或许是上海吧。那里高昂的生活成本,和高高的进入壁垒,让我多少感到害怕和不安。但是我,或许能够支撑过去吧。或许我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起梦想的担子吧。我时时会感到害怕,时时会感到彷徨。时而想放弃,时而却坚决。我在等待,等待我心底那个声音清晰的响起,告诉我,我该如何去走。
等待和希望,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吧。
我不断的鼓舞自己:紧要关头不放弃,绝望就会变成希望。
我希望,我能够变得更加坚强。而不要再在午夜梦回时,泪湿枕巾。我希望,我能够变得更快乐,而不要再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感叹麻烦的一天又开始了。而我更希望,我不要再保持那张微笑的porker face了。我应该,更加诚实的面对我的内心,更加勇敢的表达自我。

总算是写完了。希望与大家共勉。
千山路,唯勇者独行。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希望能够感受阳光的温暖。
而,也有人说:没有比地狱里的歌声更纯洁。
今天突然,很想把这个故事继续写下去。
这是第二份工作了。什么样的感觉呢?淡泊,然后逐步发现自我吧。
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开始的时候给了我很多的承诺。让我充满了憧憬。但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兑现。
无论是前途,还是钱途。可谓一片灰暗。
这份工作,也经历了一下,最骇人的,大概就是被商检局查处的13万罚款了吧。
从那之后,我决心离开这个行业。因为,有些阴影一辈子都抹不到。
吃一堑,长一智。但是,不管怎么的提升。有些伤害。终其一生,也不会被抹掉。

罚款后,感谢老板的宽容。完全没有责怪我。甚至在最近的加薪里。还是给与我平等的对待。
然而,该走的还是要走。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

每天,都重复做着单证。都担惊受怕的控制着加贸手册。
在一个不喜欢的城市,一个没有我的前途的公司,但是有着和蔼和亲切的领导和同事的地方。重复着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终究还是没有意义的。

是该离开了。

人生只有两种态度:顺其自然,或者当机立断。

我选择后者。
我好像把这里当成了倾诉的地方。
因为这里没有人认识,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当我感到徘徊,犹豫和悲伤的时候。我总想到这里来
说出我心中所想,看看别人的话语。这样似乎可以让我重新获得勇气。

今天的我,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公司,那家虽然令我失望,但是依然让我无法忘怀的公司。
公司令我失望,是因为我只是成为了一个完成机械任务,却又不得不整天担惊受怕的报关员。虽然我熟知外贸和物流业务。我感到我的能力被压制,我的前途无望。
然而公司令我无法忘怀,因为在我离开的时候,老板表现出了他真切地不舍和挽留。他真诚地表达了他对我的认同,和理解。甚至许诺,只要我想,随时可以再回来。
虽然人人都知道日本人常常假惺惺。但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有两次我几乎看到他的泪光闪动。一次,是在年夜饭时。一次,是在离开前的最后一次谈话时。
或许,到了最后,他发现很难可以找到顶替我的人,而良心发现般的觉察到了我的可贵。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可以相信,那时候他是真诚的。
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他。从面试,到罚款事件,到最后的离别。我都相信,老板始终对我很真诚。而他,也的确是个正直,富有责任,和坦荡的人。
或许有人会想,既然老板如此真诚以待,为什么我只是沦落到了一个高级OP的地步呢?这里就关乎这个公司对我影响重大的一个人F。
他是一个日本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人都觉得公司里最关照我的人就是他。他对我的亲切,让同事都颇为羡慕。他会照顾我的感受,会对我做鬼脸,会和我插科打诨,会劝诫我素食,会让我应酬的时候少喝一点。还会借我喜欢的动画片给我看。而且,他还会很郑重地和我说:我相信你,信任你。这样一个不是直接领导的领导 (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直接领导,而是接受F的间接领导,或者说,是协助F,并受其监督。),让我心里充满了温暖。现在看来,可能全部都是假惺惺,但是当时,确实让我感到温暖。
我甚至认为,我开始喜欢上他。喜欢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喜欢他的微笑,喜欢他爽朗的笑声。喜欢他喝芝华士的样子,也喜欢他嗜烟如命的无奈。直到最后,我依然还是喜欢他的歌声。的确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我一直以为,让我做报关员 ,而不是做物流担当的是厂长,或者老板。我也一直以为,只要好好努力给一直对我关照有加的F看,他就会力荐我成为公司的物流主导。
所以我很卖力的帮助他协调物流,俯首甘为幕后功臣。每开始一个新的物流模式,我都会不辞辛劳的拜访客户,核算成本。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越努力,我做的越好,就越阻断了我的物流之路。当我把路铺平,把运行框架理顺,F就把我一脚踢开,将工作继续移交给其他完全不懂的外行。他依然对我很客气,然而不再那么亲切。他依然对我言听计从,但是不再把我当成他的下属。他阻止我插手物流的行为,已经越来越明显。关于这点,直到我离开前,我也从其他经理那里得到了隐讳的证实。
直到最后,我才确定,阻断我物流之路的居然是他。当然这事,我也有错。我太没魄力,并没有去积极向老板争取过什么,而是对一切听之任之。深层的原因,一是我的个性。二是 我对物流和报关,都没有什么兴趣。然而,被自己喜欢和信任的人利用和欺骗,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我离开的时候,他都没有正式的和我道别。虽然有时,也能见他流露出一点点的不舍。但是我并不确定,这点不舍,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我的无端幻觉。当时我想,他的无动于衷或许对我最好。这样我说再见的时候会容易很多,而我,也更容易将他忘记。然而现在,没有和我道别的他,还是让我无法释怀。
社会就是这样现实,而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你所见的事实,并不一定就是事实。办公室永远都是是非之地。无所谓对错,也无所谓黑白。

现在的我,没有工作。在家乡的小城里,怅惘着梦想。比如今天,突然天气骤冷,我就蜷缩在被窝里,呆呆地看着电视,心情沮丧,迷茫而忐忑。我害怕未来,害怕来自现实的威胁。我的未来究竟会怎么样 ? 我到底有没有能力去实现梦想,保护家人?我很害怕。
我为什么如此突然而紧迫的辞职呢?因为我的父亲得了blood cancer。虽然是慢性的,然而,未来。我不敢想象。在医院陪伴着父亲,对我来说是煎熬。我害怕那里,我害怕看到哪个白色笼罩的地方。我害怕看到父亲痛苦的表情。有时候,我甚至因为这种害怕而逃避,把父亲一个人丢在医院,或者让我母亲一个人去忙碌。我知道我这么做,真的不对 ,我真的不够坚强。我不信任医生,我也不信任医院,甚至我不信任我的父亲真的足够坚强。然而,我依然在微笑。从知道坏消息到现在的两个月里,我只哭过两次,我一直微笑着。大概这真的只是习惯性动作吧。我其实并不那么坚强。真正坚强的是我的母亲。可是她的健康状况也不是特别好。我心疼着他们,可是我的懦弱和任性又让我帮不了他们太多。
我自责着,我困惑着。看着高昂的医药费,花钱如流水的治疗费。我真的很想减轻他们的负担。真的想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条件和环境。
然而,我心有余而力不足。第一次,我感到深深的无力感。
我必须陪伴在他们身边,但是这个虽然也算比较发达的小城,是不是真的能够成全我? 密布的裙带关系,是我最厌恶的。然而我现在似乎必须依靠这个才能生存下去。
为了我所深爱的父母,我似乎的确应该先把自己抛开一边。虽然这很痛苦。
然而,我真的能够守护他们吗?我不敢多想。深深的无力感。

此时时刻,我居然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念W。临走前,我请他和其他几个人吃了散伙饭。我从他的眼睛里,还是能够看到关切。
此时此刻,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够在我身边。就算只是一个倾听者,也能减轻我的痛苦。
然而,他毕竟已经结婚,虽然婚后的感情并不好。但是我还是必须很有分寸。我不敢贸然打电话,或者message给他。
此时此刻,如果他真的能够 在我身边,哪怕只是随便对我说点什么,也都好。
为什么总是到这样的时候,我才开始后悔,没有更诚实而勇敢的去面对我的真心呢?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的真心却始终还在。
然而现在,我还能做什么呢?就算我可以不顾社会舆论和道德束缚,让他解除婚姻。我又怎么忍心,让他放弃现在安逸的生活,来趟这个浑水呢 ?

现实对我,真的要如此残忍才行吗?
我一直问我自己,我的梦想究竟是什么?
现在我终于明白,其实很平凡很普通。
那就是,一家人快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有阳光,有欢笑,有音乐。还希望自己能有为之努力和喜欢的事业。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能够找到我的soulmate.
现在想来,越平凡越普通的梦想,其实越奢侈。

未来怎么样,我完全没有把握。
我只是明白,我已经长大。遇到困难,我不可以再找借口,在退缩。我必须直面痛苦和现实,必须迎接一切地挑战。
我真的可以吗?
我真的做得到吗?
未来怎样,凭天断。

对于梦想我们都说了太多次了。

其实把那些远大理想的高帽子摘掉之后,看到的只是很简单的叫做幸福的东西。

我们追求的其实就是和家人有阳光,有欢笑,有音乐的生活,

基础就是享受成就一份事业的过程,就这样简单吧。

 

搜索文章
!--finished ad--
热门外贸招聘岗位:
外贸经理 | 外贸业务 | 外贸跟单
外贸助理 | 外贸单证 | 货代销售